青虫月二 作品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度祸有福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度祸有福

    王禅的话说得轻松,可真的能做到的就少之又少了,虽然大家似乎都明白却不得不佩服于王禅,对于王禅心里所想,其实并没有多少人知晓,也没有多少能知而行之。

    “先生所言甚是,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好好陪先生喝上几杯,这里虽然不比酒楼,可却比酒楼更方便。”

    赵毋恤为大家都斟好酒,此时刚才出去的侍女也再多添了几份小菜,整个桌子又摆满了,看起来又象模象样的。

    “这一日一夜不知中行氏与范氏有什么动静?”

    王禅接过酒来就喝了一杯,又把空酒杯递给赵毋恤,而白灵却也识趣的接过酒壶来为王禅斟酒。

    “回先生,中行氏前夜被我军袭击之后,据探子回报第二天早上,也就是你与阴阳两位真人比武之时,就去了范氏。

    听军中暗探来报,此时中行氏已不再傲气,完全以范氏马首是膽了,看起来这两次偷袭对于中行氏已是伤筋动骨,此时想来就算攻城,西城的压力也会小得多了。”

    赵毋恤说完,尹铎这才接着说道:“范氏昨日下午因此也召集全部将领商议了攻城之计,结果依然没有良策,再加之阴阳两真人与先生一战之后,却并无胜负一样,两人回去之后也就闭关静养,这也让范氏族主范吉射心里极度郁闷。

    而且我听说因为范将的一万精兵在北城被全歼,而范同与范志本家的兵甲在这段攻城之中也是损失不少,所以整个范氏也是矛盾重重,叔侄之间似乎也是争吵不断。

    一切皆因范吉射因为范将的挫败,愤怒成羞当场就想用军法斩杀于兵败的范将。

    幸得范同与范志两人力保下来,他们叔侄之间也是貌和神离,若说再想攻城,我怕也不会齐心了。”

    尹铎汇报完范氏的消息,也说得详细,而且从此中看起来,中行氏与范氏都有赵氏的密探,可以探查军中一军情,这一点到也说明赵氏其实早就防着中行氏与范氏,深谋远虑,早有防备。

    “这到好,看起来晋阳城很快就有一段舒心的日子了,不过你们两人还是不得松懈,一切依计划来办,也派人通知赵族主与董大夫,准备好接下来的大战,现在的大战只是过场而已,将来所面对的才是真正的考验。”

    王禅的话从来不会因为得胜而改变,一直都像是居安思危一样。

    “鬼谷先生的谋略与部署,两位定要听得仔细了,老朽虽然不懂兵法,可也知道一损俱损之理,鬼谷先生谋略深远,两位经过这一段时日,想来也十分了解,军中之事老朽也不太了解,不过城内伤兵伤员,以及百姓平时的伤病医治,就交给老夫了,你们到也不必操心。”

    扁鹊说完也是举杯示意大家喝了一杯,此时白灵与山山都不好说话,对于军事谋略,他们一直都是学徒,虽然白灵也在齐国军中参与了三年前的大战,可对于谋略来说,她始终不得入门,对王禅当然也是十分崇拜了。

    一杯酒之后,赵毋恤还是看着王禅道:“先生,父亲走时曾叮嘱过在下,将来无论什么情况,也要给邯郸赵氏留一条后路,虽然我们一直也对邯郸城围军网开一面,可若是再次大战起来,我怕也顾及不了那么多了,不知先生对此又如何考量呢?”

    赵毋恤知道有王禅支持,此时的局势也一步一步的朝着原本预定的局势发展,此时三军围城,其实稍有威胁的也只有范氏了,那么如何可处置邯郸赵氏也就十分关键。

    而且赵鞅看起来也心有不忍,不愿意赵氏族人内部自相残杀,虽然邯郸赵午有过在先,但也被斩杀,现在的邯郸城是其子赵稷主政,所以若是没有必要,自然还是以和为贵了。

    “邯郸是一个重要的城池,本公子几天前就已说过,所以邯郸城赵氏自然不可歼灭,但赵稷此时也是骑虎难下,只是不知此人是怎么一个人呢?”

    王禅还是十分慎重,并不直接下结论是因为他对赵稷并不了解,所以这才问起赵毋恤。

    “若说赵稷,年岁到与在下一般大小,只是辈份上却要小在下一辈。

    他们这一分支原本在百年前下宫之乱时也受影响,整个晋国赵氏都无落脚之地,可他们却得以大部分保存,至先祖(赵武)回归之后,因其本身族人也较多,所以就委以重任,跟随先祖一直为晋国东征西伐,也是得先祖之功,以前分散于其它列国的赵氏才得以回归,再经过祖父与父亲的努力,赵氏一族在晋国也受人尊重。

    而赵午之父当年也被封在邯郸城,算是我赵氏与中行氏范氏封地相接的地方,其实也是为防着两氏对我赵氏不利,可以作为门户。

    只是这些年来,赵稷及其父赵午却与范氏与中行氏打得火热,原本父亲也并不在意,觉得通过赵午可以与范氏中行氏保持着良好关系,不会因为一些矛盾纠纷而起冲突。

    可这个赵午自从与范氏与中行氏有关系之后,就有些肆无忌惮,慢慢也不把父亲放在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