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燕 作品

第229章 暖心的宝贝

    周婉瑜一个人从游乐场出去坐上了出租车,司机师傅是个中年男人,刚好大晚上无聊,两个人便聊了起来。

    “姑娘,你这样一个人来游乐场玩的人还真是少见啊,还是大晚上的。”

    “我……”她正想回答不是一个人,然后立马住嘴,虽然她今天很感谢林其,但也确实要注意保持好距离才是:“我一个人自在。”

    师傅听了她的解释忍俊不禁:“哈哈哈……你这个想法倒是和我女儿差不多,她每次出来玩也是一个人,说带着我们她不敢太放肆了。”

    听到人家聊他和女儿,周婉瑜也有所感触,一股酸意从心里涌出,她想到了自己远在华国的父母,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见面了。

    加上周父和她分别的时候刚做完手术,也不知道现在恢复得怎么样了,母亲打电话的时候总是报喜不报忧,这一点让她想知道真实的情况也不太容易。

    尤其是经过今天的事情以后,她更想家了,以前在国内每次和严景粤闹矛盾的时候她总有一个可以回去的地方,现在却不一样了,如果以后父母老了,她可能会更加孤独,不知道是不是所有出嫁的女儿都会这么想,但此刻的她着实是有感而发。

    周婉瑜离开以后,严景粤也从暗处出来,林其正好没有走远,他上前摁住他的肩膀。

    “怎么,大庭广众之下你还想对我使用暴力不成?”

    他挥开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拍了拍并不存在的灰尘,轻蔑的说道。

    “以后离婉瑜远一点,不然我不介意采取一些特殊手段!”

    “是吗,那我倒是想见识一下你想采用什么特殊手段了。”

    他也不怕,反而前进两步,和严景粤面对面,眼对眼,火花在空气中滋啦滋啦作响,他好像还嫌不够,接着刺激他。

    “你不会真以为自己在y国无敌了吧,不就是拿了几个合作吗,呵,靠女人拿到手的利益,最后也会倒在女人手上。”

    他说的这个女人自然是赵安然,他以前虽然也讨厌并且憎恨面前的这个男人,可是也是带着一丝敬佩的,毕竟棋逢对手,有时候会激起内心的兴奋。

    可是没想到他也没有躲过有美色,有能力的女人的攻势,不过如此罢了。

    “我做什么还不需要你来置喙,以后要是让我发现你找婉瑜,我会让你好看。”

    狠话放的爽,林其却并不在意,反而为激起了他的怒意而感到开心,他一手插兜,一只手戳着严景粤肩胛骨的位置。

    “是嘛,等我得到了周婉瑜以后,你不让我好看又能怎么样,你也只能无能狂怒了,哦对了,得到她之后我再抛弃她,这样的她你还会要吗,你不是口口声声说自己多么的爱她么,那我就拭目以待你怎么接手我玩过的破鞋了,哈哈哈……啊!”

    严景粤越听越来火,抓住他的手用力一拧,将他制住。

    有了上几次的教训,林其也学聪明了,沉寂的这段时间他有经常去练武术,虽然很艰难,但是好歹还是挣脱了开来。

    两个人很快扭打在了一起,严景粤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没次下手都是用尽了全力,很快林其就被他打成了猪头。

    可是他自己也没有占到便宜,林其每次反攻都照着他的脸部打,他的脸在力气并不小的攻击下也挂了彩。

    周围的人连忙来劝架,好在保安及时赶到将两人拉开,游乐场老板也就是林其的好哥们也被这里的情况惊动了,赶快把他给带走。

    严景粤两眼通红,今天真是糟糕的一天,他用右手大拇指揩去嘴角的血迹,从人群中离开。

    这种情况回去是不可能的了,要是被严令远和安媛看到了又是一阵鸡飞狗跳,而且周婉瑜那里他也不知道怎么解释,他难不成说自己看着她和别的男人走却不阻止,反而在背后看吗?

    “师傅,前面路口停车就行了,我自己走一段。”

    不能让家里人看到她坐出租车回来,不然一定会引起怀疑的。

    “行。”

    周婉瑜下了车,在昏黄的路灯下走着,眉头突然突突一跳,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有些心慌。

    到了家,二老因为两个孩子还没睡,孩子们说要等妈妈回来,她回来以后宁馨和宁宇立马扑了上来。

    “妈妈。”

    “嗯,宝贝们怎么还不睡觉呀?”

    她捏了捏两个孩子软软的脸蛋,瞬间被治愈,扬起笑脸,抱住他们。

    严令远和安媛年纪大了,熬不了夜,看到周婉瑜回来,打着哈欠就进房间睡去了。

    她折腾了一晚上有些饿,便自己去厨房煮了一份面条,分成三小碗,和孩子分着吃。

    “妈妈,你是不是心情不好啊?”

    宁宇是个懂事的孩子,来y国以后因为她和严景粤的工作实在太忙了,所以他们大部分时间都是待在家里,一点也不惹麻烦,懂事得让人心疼,现在还学会安慰她了,她鼻头一酸,好在有两个孩子。

    她摇摇头,抽了张纸巾给他擦干净嘴巴:“妈妈没有不高兴哦,妈妈只是有些累了。”

    “那我唱歌给妈妈听吧,这是我新学的,哥哥说很好听呢。”

    宁馨窝在周婉瑜的怀里,突然抬起头,奶声奶气地说道。

    “哇塞,我们家馨馨会唱歌了,那好,妈妈听听看是不是像哥哥说的那么好听。”

    小孩子的声音还很稚嫩,加上唱的是儿歌,听着像是摇篮曲,宁馨唱着唱着倒是把自己唱睡着了。

    “我去帮妹妹铺床。”

    宁宇从沙发上下去,刚刚周婉瑜就注意到了他的眼睛都快要闭上了,显然很困的样子,还这么贴心,真的让她一个大人都无地自容,也开始反省自己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是不是太少了。

    她想起来自己的包里还有林其给的几张游乐场的门票,她决定最近找时间一定带孩子们去玩一玩,顺便自己也放松一下,一举两得。

    她将宁馨抱回房间,宁宇自己也乖乖地回房间睡觉去了,周婉瑜给孩子们把灯关了回到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