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爪 作品

98、人生不是言之命,至人随己愿的

    朝雾一马也有很重的公务要忙。

    想多陪陪孙女,也是有心而力不足,根本无法顾及。

    这种成长环境下,朝雾汐忽然见到另一个自己,这个自己剑术相当高超,那么强大,又那么可靠,对她又十分友好。

    性格有些懦弱的她,怎么会不依赖人家呢?

    其实。

    一开始朝雾一马认为是好事。

    毕竟自己可怜的孙女终于有一个能够陪伴身边的朋友了,虽然这个朋友很特殊,但却相当强大,可以为孙女的成长保驾护航。

    就是。

    前两天又冒出来一个精神症状。

    貌似更加严重……

    整个朝雾家,只有朝雾一马对朝雾汐关心,所以前天朝雾汐在教室性情大变,威慑同学的事情,他也是第一时间从班主任那得知。

    看样子只有在异化状态才会出现。

    但是,对于这种基因上的缺陷,却并没有可行的解决办法。

    作为家人,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不刺激她。

    天不遂人愿。

    今天反倒是另一个精神问题刺激到她了。

    那个第二人格,貌似……

    死了。

    成也萧何败萧何。

    孙女显然对第二人格牵挂太深,现在已经受不了刺激了。

    ……

    此时。

    凌乱的房间内。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朝雾汐蹲在墙角,嘴里神经兮兮的念叨着什么。

    处于异化状态,身后有三条暗红色的狐尾,飘然的摆动着,一缕缕异化细胞活跃的红色流光,时不时闪烁其中。

    这强大的背影显现出来的,却是满满的无助感。

    令人怜爱。

    见到刚才那一幕。

    折原枫并未出声打扰。

    悄然坐在她身后的床上,望着她孤零零的背影,目露思索。

    依赖型人格……

    然后。

    他注意到自己的变化,有些惊讶的伸出一只手。

    此时他的手……不仅仅是手,就连全身都是呈现这种,有些暗淡的模样,像全息投影,微微透明,并不凝实。

    一种虚弱。

    就像是风前残烛,即将湮灭之感。

    在此之前,每一次可都是无限接近实体。

    很快,折原枫思索到两种可能。

    一种是自身状况。

    他本体状态不算好,伤势是好了,但内部的精气神却被掏空,处于虚弱状态。

    可以走路,但不能太用力行动。

    一种是朝雾汐的状态。

    这种情况,他也说不准,只是有一种感觉。

    他和朝雾汐之间,确实存在某种神奇的关联,媒介就是吊坠,像是两条毫无关联的线,通过一个媒介连接在一起。

    从第一次接触朝雾汐,并获得收益,他就从未停止思考。

    让自己获得收益的条件是什么?

    直到现在,折原枫想起吊坠的形状时才理清关键。

    意念微微一动。

    一个吊坠浮现。

    形状类似于,三根各有自己方向的绳子因为某种原因,而交缠在一起,相互应力,相互支撑,紧密且牢固。

    在半空中散发着蔚蓝色的微光。

    见到这一幕,折原枫终于得出结论。

    这种条件……要胜于所谓的好感度,无论让对方开心,让对方伤心,让对方生气,都会累加的一种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