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子南申 作品

第539章:寒千撼青云,玉障反戈去

    “卫在山海!喝~”

    望着眼前列阵以待的数千山海卫,和显然灵力已恢复至全盛的青云客卿,寒千已是难以置信望着眼前的一切!

    他最终冲着洛羽怒吼道:“不可能!你怎么会有容纳数千人的身内空间?你们的灵力又怎么可能完全恢复?”

    洛羽傲立阵前,身后数千银甲灼灼生辉,玄龙翱猎半空虎视低吟,他含笑道:“没什么不可能的,这只能说你井底之蛙而已。在你看来,修士于这千山域海中想要恢复灵力,简直是千难万难,绝无可能。可于我眼中,却不是什么难题。”

    只见他接着说道:“...自我承天机道子位后,我体内的灵气,便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你等邪魔,又岂能居井底而窥天地之玄妙?”

    正如洛羽所言,在无过山巅,他进入道音池接受天机道子位后。不仅玄、白成灵与他完美融合,就连自己的五行洞天都发生了变化。

    如今五行洞天内,那流光平台越发的宽广,自己更是能随意调取灵池中的精纯灵液,从而保证灵力永不枯竭!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五行洞天,就像是他的另一处丹田!

    也因此,当初在清五山山主殿内,他才毅然而然的决定反攻墨灵邪族。

    因为,即便自己深处敌境,也可利用五行洞天之力,将山海卫全数收入,再乘龙须臾间回援首山。

    且在五行洞天内,魏无伤等人也可快速恢复灵力,可谓一举两得。甚至是不少资质优异的山海卫士,还因此迈入修真者行列!

    毕竟在外界,自己乘龙千里而归,耗去了大半个时辰。

    而在五行洞天中,有近乎于十倍的时间。不少山海卫能得以成为炼气士,也是再正常不过,更不要说恢复些许灵力了。

    此刻的数千山海卫,自然是斗志激昂。

    可对于寒千等邪魔首领来说,对方简直是如同神兵天降,噩耗连连。

    别看他们现在看似人多势众,可若让死卫对战全盛的青云翘楚,简直是纸糊的一般。毕竟死卫不是夜游,虽然他们不知生死,但对气运之力却没有半点抵抗之力,可谓触之即灭。

    扫视左右,那些正如黑云般,悍不畏死地扑杀向首山的死卫们。

    寒千与数名魔魁之首,已在相视一眼后,分别冲向了魏无伤等人,厮杀在了一处。

    而寒千自己则剑指洛羽和玉障,大有以一敌二的架势!

    见这寒千还想垂死挣扎,洛羽早已龙脊绞动吞噬罡风,怒刺向了斩出数道煞气剑影的寒千。

    轰鸣、剑啸声烈响八方,首山脚下已是厮杀声震天,银白与漆黑两股势力正在剧烈碰撞,带起残肢断臂飞溅长空。

    这猛然间一交手,洛羽没想到此刻的寒千,竟然实力不在自己之下!且煞气浓烈如墨,就连龙脊吞噬之能,都不能完全克制。

    最恐怖的是,即便有玉障在旁阵法策应,亦不能压制对方!

    且玄龙连日大战,此刻已显得有些继力不足。

    见此局势不明,又顾及身后山海卫士不敌那越来越多的行尸走肉,洛羽头也不回的将玄龙收归龙脊,对一旁玉障说道:“不用气运之力,难以致胜。”

    玉障领会其意,沉默点头。

    一时间,二人几乎同时,催灵念诵:“山海有灵,气运吾手,化为......!”

    朗朗声出,天地霎那变色,空间震动不息,似有无量虹光自八方凝聚而来,归入二人体内...

    而对面的寒千,则丝毫不惧,一舞漆黑长剑横于眼前。

    他左手紧握剑刃,横拉泣血溅空,声若幽冥鬼泣道:“以我之血,献祭暗魂,炼身化卫.....”

    随着其鬼泣般的沙哑破音声出,其周身煞气,竟然浓郁如墨如黑色冰晶,滴滴下落,不断蔓延开来。

    那些飞溅的褐红血液,仿佛有了生命一般,纷纷凝结如丝如网,裂张向了八方空间。

    纵使魏无伤等青云客卿,在见得这些煞气至阴的血丝袭来,都不得不暂避锋芒!

    而那些先前还和他们缠斗的魔魁首领,竟被崩射八方的血丝纷纷洞穿!

    在凄厉的嘶吼声中,他们竟然面目扭曲,瞬间四分五裂,化作漫天血雾,血气冲天刺鼻。

    血肉模糊的残肢断臂,正裹挟着血煞之气,被寒千鲜血所凝结的血网紧紧缠裹,尽数收入其体内!

    随即,在一声如厉鬼般的嘶吼声中,一道漆黑残影,已冲破血煞云团,向着洛羽挥刃斩来!

    其势快若雷霆,其影暗红暴虐!

    与此同时,加持气运至极的洛羽,也向着冲掠而来的血影,刺出了势可裂变八方的雷霆一枪。

    身旁玉障亦喝震天地,火光耀眼似能焚烧苍穹!

    那巨大的环形火阵上空,已裂变贯刺而下一把破天巨火剑,直指血煞四溢的黑色残影。

    轰隆隆~

    血与火的交锋,终是爆裂于半空。

    首山脚下,发出了雷鸣般的震响,大地都为之颤抖!

    冲击气浪,已将无数死卫掀飞倒退,甚至砸射在了壁垒上,深陷其中!就连阵型整齐,有八道符火咒抵御的山海卫,亦连连后退,苦不堪言。

    在众人惊疑的目光下,玄光罡风随之消散、烈焰转瞬熄灭、煞气遁散一空。

    先前洛羽三人那交手之处,已显露而出一片巨大的坑洞,正在被污浊的泽水不断填盖。

    在这断裂的巨大坑洞南北两侧,洛羽正单手持龙脊,枪锤向后,斜插入地下。

    落后两步的玉障则身形微弓,嘴角盈血,喘息着双刃插地近半,才堪堪止住后退的身形。

    二人身前,几乎都显露而出道道利刃撕裂蹂躏的沟壑。

    而南面的寒千,应该说...已是面目全非的寒千。

    因为,此刻的他在血煞之气消散许多后,竟显露而出六只手臂!那扭曲的面容上,布满黑红的血丝,双目幽火摇曳...可怖万分。其暴增至九尺有余的血染身躯,裂痕密布,鲜血淋漓,俨然成了一个似人非人的修罗鬼怪。

    此刻,他正半跪在地,漆黑长剑不知何时已折断破裂,却依旧用那冰冷如看待死人一般的眸子,凝视着皱眉的洛羽。

    忽然,他笑了,露出了一口殷红的獠牙!

    洛羽向前抽出了龙脊,沉声喝问:“邪魔寒千,你...败了。”

    口中血浆粘稠的滴落,寒千笑得无比可怖:“~是吗?洛羽...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算无遗策,是否觉得胜券在握?哈哈哈~我主之能,又岂是你可比拟?”

    见寒千道出墨灵圣主,洛羽顿时逼问道:“你主在哪?”

    寒千笑得更是狂狷:“~可笑!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吗?不过在这之前,我主有句话,要转告你...”

    洛羽皱眉:“说。”

    寒千目光看了眼玉障,笑道:“往往事物的本质,总在最后逝去时,方才显现真荣。”

    “何意?”洛羽沉声。

    可就在此时,寒千竟凝视向了洛羽,露出了一抹邪异的笑容:“动...手。”

    这突如其来的‘动手’二字一出,只叫洛羽心中忽然一紧。

    而后方不远处,竟同时传来了魏无伤与小凡等人的惊呼提醒声!

    “公子小心!”

    “玉障...!?”

    霎那间,落后两步的玉障已是面露狠戾,利刃直刺向了洛羽!

    余光猛然瞥见寒芒正自侧后方袭来,洛羽本能的瞬间后仰,抬枪侧挑。

    铛~!!

    闪烁银白阵纹的长刃,已应声被枪挑开来。

    可还不等自己庆幸片刻,后方竟随之传来了惊呼声。

    “珈男,尔敢?”

    只见一道冷艳无双的倩影,已莲步残影袭杀而来,显然是那冷艳无双的珈男圣女。

    与此同时,左右金儿、银儿,竟也调转枪头,夹击仓促躲闪的洛羽!

    四方来攻,洛羽身处其中一时间无处可避,险象环生。

    如此,形势斗转,众山海卫乃至魏无伤等都震惊失色,纷纷驰援而来。

    他们不明白,明明同是青云客卿的玉障和珈男,为何要向天机道子出手?

    但危机来的快,去的也快。

    短短不过三息!

    玉障等人虽是突然暴起偷袭,但洛羽毕竟肉身强悍。在付出几处创伤后,他已将几人强行震退。

    见魏无伤等人赶至,玉障在与珈男相视一眼后,便知事已不可为。

    “走!”

    说着,四人便撤向了正在得意狞笑看戏的寒千。

    望着肩头伤口鲜血淋漓,面颊割裂流血的洛羽,寒千傲立在玉障、珈男之前,问道:“我自以为是的洛道子啊~没想到吧?你青云翘楚中,竟然会有我之暗间。”

    “玉障!珈男!”胸口血肉迷糊,重伤在身的龙丘飞皇已在小洛云地搀扶下,站起,怒指二人:“你们...竟敢与魔为伍?背弃天道!”

    玉障沉默不言。

    珈男却显得无奈,叹息道:“~事出无奈,不得已而为之。”

    此刻,异变六臂的血身寒千,已在玉障、珈男等四人的拱卫下,己方实力大涨。

    他虽自己受伤颇重,但有玉障和珈男这两位青云客卿相助,已完全可以和洛羽、魏无伤抗衡。至于那半死不活的龙丘飞皇等人,他根本就没放在眼中。

    洛羽自然也知局势不妙,已发生逆转。

    他不看玉障和珈男,却独独盯着寒千。同时,抬臂拭去脸颊上的血水,震怒满面,咬牙切齿道:“我很好奇,他们并没有被煞气所染,你又如何能让他们不顾一切与邪魔为伍?”

    癫狂的邪笑声响起,令人心中烦躁。

    寒千手握残剑,其断刃处,正流淌而出漆黑的液体,不断凝聚成锋!

    他眼中幽芒摇曳道:“你们对此一定很困惑吧?其实很简单,各取所需罢了。我主无所不能,能给予你们这些这些所谓的正道蝼蚁,所不能给予的一切。比如,那摆脱命运枷锁的自由......。”

    听寒千将原委道出。

    众人终于明白,原来玉障正是洛羽的师兄陶德,本为魔主欲念所控,意图夺舍其元魂之体。但因为玉障得白帝传承,且方寸山中一直留有一丝白帝的意志。所以魔主强大的残魂之力,虽然主导了其身体,但迟迟不能彻底占据,更不能完全反噬对方的神魂。

    如此这般,直至陶得北逃,得遇谷影宗宗主影氏,才得以发生改变。

    影氏乃伽南正朔,愿力惊人。竟然相助陶德,倾尽全力一举压制住了当时正处虚弱的墨灵圣主残魂。

    但...这也只是压制,根本无法驱除体外。

    随后在双方僵持不下之际,青云榜开启了。

    墨灵圣主便再一次与陶德,包括谷影宗,做起了交易。

    而他交易的筹码便是还陶德日思夜想的自由,且助谷影宗去往神罚大陆,寻那伽南尊者的传承!同时墨灵圣主亦承诺将从千山域海,去往神罚大陆。

    当然,这也是他所提出的‘合理’要求,只有回归暗源较多的神罚大陆,他才能彻底恢复巅峰。

    至于这话中存有几分真,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如此一记充满诱惑的毒药,对于‘干渴痛难’,本就是陶德的玉障来说,他心动了。伽南之身的影氏,亦陷入深深的犹豫。

    他们虽然知道墨灵圣主不可信,此举如同在悬崖上走钢丝,但最终他们还是达成一致,选择了与魔交易。

    因为,自由与传承是他们无法抗拒的诱惑。且墨灵圣主若真去往神罚大陆,对山海来说,又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听罢,魏无伤已嗤之以鼻:“自由?传承?像你一样,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吗?如此何来自由,又是哪门子传承?令人作呕。”

    “闭嘴!”寒千煞气黑剑已直指魏无伤,面目狰狞,怒发喷张,狂乱道:“尔等将死之人还犹不自知?”

    玉障则沉声提醒道:“洛羽未施展剑心未动,我等恐一时难以取胜。”

    珈男圣女亦点在旁:“不错,不可再拖延,此刻中枢近在咫尺,量墨灵圣主一出,大局可定。”

    寒千则扫视了左右一眼,不屑道:“区区数千蝼蚁,安能挡我十万死卫步伐?何须我主亲至?如今山海结界正处虚弱之时,只要拖住眼前几人....”

    说着,他指向了山巅中枢,沉声低吟:“须臾之间..那中枢大殿便会被我麾下死卫尽数淹没!”

    玉障、珈男几乎同时微微蹙眉!

    “是吗?”而就在此时,洛羽忽然露出了讥讽的笑容:“寒千啊~寒千,你还真是愚不可及呀!”

    “何意?”寒千惊疑相对。

    洛羽则神色依旧,微微垂首摇头:“你方才自己也说了,这不过是场交易,看似诱惑难挡,实则却漏洞百出。先不说你主去那神罚大陆,是龙归大海,还是自入囚笼。只论真若返回神罚大陆,你主大可低调行事,随众而归,又为何要千方百计的覆灭千山域海?”

    说着,他抬眼如同看死人一般,看向了寒千:“哎~看来墨灵邪主是引不出来了,既然你主如此言行相左,那你这炮灰...也就没什么用了。”

    洛羽这话一出口,魏无伤等人,竟然都露出了嘲弄的笑容。

    寒千心中顿时咯噔了一下。

    可还不等他有所反应。

    噗~!

    利刃刺心声,已突然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