揪揪糖 作品

第二百一十四章 起航

    卓飞跟着猛子,还有几个服务员就进了包房,但他怎么也没想到,苏凤竟然直接叫住了他,而且一脸痞笑的对着他说道:“我看你长得还不错,这样老娘给你个机会,你给大家跳个舞吧!”

    苏凤的话一说完,卓飞整个人愣了下,随后整个人都有些愤怒了。

    卓飞在白城的时候,虽然和那些出了名的混子相比较,多多少少还上不得台面,但多少也有了自己的地盘,而且走到哪儿都有人喊他一声:卓哥!

    虽然他现在落魄了,而且也把自己大哥的身价放下了,但是卓飞毕竟还是要脸的,所以苏凤的话一说完,卓飞忍着怒火,却还是露出一副恭敬的表情说道:“我也不会啊。”

    “不会?跳舞有啥不会的啊!给个曲你就跳就完了!怎么的,不给老娘脸?”苏凤这时候把眼睛一瞪,随即说道。

    “我真不会,您就别为难我了。”卓飞这时候看了看苏凤,憋着火儿道。

    “别废话啊!老娘让你跳,你就给我跳,否则你信不信我废了你。”苏凤这时候从包里掏出了一把刀,随后就扔在了桌子上。

    而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谁调了一个曲《妈咪宝贝》,而卓飞此时虽然恨的牙根直痒痒,但最终还是伴着音乐,有些不协调的跳了起来。

    卓飞站在大家的前面扭了起来,而苏凤带来的那帮朋友,一个个也都笑了起来,可就在卓飞忍着羞辱跳了能有不到一分钟的时候,苏凤从兜里拿出来200块钱,随后扔在了地上,对着卓飞说道:“跳的什么玩意,拿着钱滚吧,影响老娘的心情。”

    卓飞这时候面目僵硬的朝着苏凤笑了笑,随后又从地上把200块钱捡了起来,而当他转过身的那一刻,卓飞脸上早就僵硬的笑容,就变得狰狞起来,而这一刻的他对着自己发誓:早晚有一天,这个仇我要报!

    卓飞以前混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就是天选之子,早早晚晚会干出一份大事业来,但是这段时间的逃亡,以及今晚发生的一切,就让他意识到了,自己以前走的太顺了!

    卓飞这一路走向来,虽然像今天被苏凤折辱的事儿并不多,但是很多事情都把他骄傲的性子磨了又磨。

    不过对于卓飞来说,倒是有一点好处,那就是没有钱、四处躲避的日子,竟然让他放下了洗衣粉,这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卓飞就像是蒲公英的种子一样,大风一吹就随风飘扬,而最终在盘龙这个地界生根发芽了!

    可就在卓飞失去了一切,开始在盘龙这个地界努力抗争,试图重新找回自己的颜面时。

    李斯也已经回到了西川,这个曾经他一点儿也不熟悉,如今却已经习惯的地方。

    李斯回到西川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7月2号,而昨天在火车上的时候,李斯也接到了单位政工的电话,大体的意思就是,他的实习期即将结束了,作业区的席主任想要找他谈话。

    李斯知道,自己回到了2厂后,估计就彻底和8号站说再见了,虽然大家依旧在一个单位生活,而且李斯的工作多少和站上的员工还能搭上点边,但是以后想要像以前那样单纯的生活估计是不可能的了。

    同时,这两天周光辉也联系了李斯,大体的意思就是,想要问问李斯什么时候可以开始工作,而李斯犹豫了一下,最终把时间定在了7月10号,也就是说,从10号开始,李斯也就正式成为一名夜场的歌手了。

    总之,到了7月份,李斯安逸的日子估计是一去不回了。

    李斯下了火车就直奔婚庆店,而他一进屋就看到了坐在老板台前的赵博,可就在李斯准备和赵博打招呼的时候,他竟然在店的一个角落里看到了一对男女。

    这俩人坐在了两张小办公桌前,李斯估计应该是赵博赵博这几天招的新员工。

    李斯大体看了一眼,这俩人年纪都不算大,男的也就是22、3岁,长得有点儿贼眉鼠眼的,而且又黑又瘦的,不过看起来倒是不烦人,反倒是有点儿喜庆。

    而那个女人年纪稍稍大一些,大概得有个27、8岁的样子,长得有点儿类似家庭妇女,而且给人一种挺木讷的感觉,总之就是那种扔到人群里,也找不到的那种。

    也就是这个时候,赵博站起来给李斯介绍道:“给你介绍一下,这哥们是我请的策划师,你就叫他小严就行。这位美女是咱们店儿的化妆师,你就叫她殷姐就行。”

    李斯这时候笑着和俩人打了个招呼。殷姐倒还正常,朝着李斯笑着点了点头,虽然多少有点儿显得表情不大自然,但总归也没有出格的地方。

    但是那个小严就太热情了,一边亲热的喊着:李哥,一边赶忙给李斯倒水,那副热情劲儿就别提了。

    由于时间已经4点多了,再加上赵博有话要和李斯单独聊聊,所以就把俩人提前放走了,而人一走,李斯就饶有性质的问起俩人来路。

    随后赵博也就介绍起小严和殷姐起来。

    小严全明叫做严肃,这名字起的倒是挺严肃的,可是放在这哥们身上就有点儿不大正经了。

    不过让李斯没想到的是,这个看起来颇为搞笑的小伙儿,居然是附近电台的主持人,不过好像暂时没混到编制,而且节目也不太火。

    其实很多人都有这样的一种错觉,那就是当电台主持人似乎是一件挺挣钱的工作,而且好像都是固定工作。

    其实并不是这样的!

    一般电台的主持人,尤其是严肃所在的这种市级电台,而且还不是那种新闻频率的主持人,虽然有一部分是正式的,享受国家编制的。

    但是绝大部分都是台聘的!啥叫台聘,就是电台自己聘用的的合同工,也就是说合同到期了,你表现好,人家电台就继续和你签合同,你就还是主持人!

    要是表现不好,或者收听率差,直接滚蛋,和电台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了。

    至于挣钱这方面,有的当红主持人确实挣钱,先不说大大小小的外场、演出,就是没事儿给人主持一下婚礼啥的,那收入都不少,确实算是挺挣钱的一个行业。

    可是有的主持人挣钱,但是也有只拿工资的。

    就拿这个严肃来说吧,平时基本工资1120,算上补助啥的,加起来也就1300块钱,这小子主持功底倒还行,但是长得太不正经了,所以大型晚会别别想了,就连主持婚礼,不少新郎新娘也觉得他磕碜,所以严肃这小子算是一点儿外快都没有,挺惨的一哥们。

    至于那个殷姐,也没好到哪儿去。

    殷姐全明叫做殷萄,和后世那个著名女星一个名字,但是长得却和人家差了十万八千里。

    殷姐的老公是这条街上弄二手车,家也就住在附近。别看殷姐今年才27岁,孩子都已经3岁了,而今年孩子刚送幼儿园,而在家呆了好几年的殷萄,也终于可以出来挣点儿钱了。

    虽然殷萄来的时候,她是跟着老公一起过来的,而且殷萄老公还说了不少场面的话,但是赵博一眼就能看出来,俩人的关系似乎并不大好,而且殷萄的老公多少也不怎么喜欢自己的这个媳妇。

    殷萄结婚之前在影楼干了好几年,虽然性子闷了点,但是化妆水平还算不错,最主要的是和严肃一样,不要保底工资,有提成就行,所以刚刚当上老板,准备节省开支的赵博,当即就决定录用俩人,而今天算是他俩第一天上班。

    赵博把俩人的事儿,一说完,李斯顿时无奈的笑了笑,随后玩笑道:“你真的不给人家底薪?到时候一个活儿都没有,人家不就是白忙活了吗?”

    “怎么就没活啊!眼看就到了婚礼*季了,必须能接到活儿啊!我都想好了,过两天等婚礼道具全到了,我把主持、录像、照相的事儿全都弄明白了,我就发传单去,我就不信没有活儿。”赵博这时候一脸认真的说道。

    “随你吧,你高兴就好!对了,这俩人咋上班啊?”李斯这时候又问道。

    “正常上班啊!早九晚五,那个殷萄需要接孩子估计走的早一点儿,严肃是夜间节目,而且连个女朋友都没有,这小子看到咱们家的网速快,恨不得晚上都留这儿了。”赵博一脸的得意道。

    虽然在李斯看来,无论是殷萄也好、严肃也好,这俩人都不是特别适合干婚礼的人,但起码人没有问题,最主要的是不用给钱,算是半个免费的劳动力,所以李斯对赵博这小子倒是真挺佩服的。

    俩人收拾收拾就一起回了二厂,而路上赵博也和李斯商量了一下,那就是他准备在婚庆店附近租个房子,希望李斯一起过来住。

    李斯本来没想这么多,但是赵博的话一说完,李斯倒是也有点儿心动了。

    首先李斯过两天就要去调度组上班了,而在那儿上班是上24小时,然后休息三天,而且先不说婚庆的事儿,以后每天晚上李斯没事儿都得去夜场唱歌去,这要是住在二厂多少是不方便的。

    虽然2厂和盘城市中心也就是不到30公里,而且出租车也算是能找到,倒是天天这么折腾,一般人也受不了。

    所以赵博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后,李斯倒是心动了,可是他却多少有点儿放不下钱斌了。

    钱斌这小子性格老实,而且在西川没什么朋友,而李斯要是搬到了盘城住,估计以后俩人见面的机会也就少了,所以李斯倒是担心钱斌会受欺负。

    赵博看李斯不说话,随后就捅了捅李斯,笑着说道:“这点儿破事儿你合计那么半天?你脑子里想啥呢啊?”

    “我想钱斌呢!这小子在西川人生地不熟的,我不放心把他一个人扔在2厂。”李斯这时候皱了皱眉道。

    “2厂到盘城有班车啊!你让这小子跟咱们一起过来住不就得了吗!再说了,等店面有活儿了,我自己也干不动啊,正好把钱斌拽来当劳动力。”赵博随即说道。

    要是按关系算的话,赵博和钱斌的关系更近一步,所以赵博的话一说完,李斯倒觉得也是这么回事儿。

    但是李斯多少担心钱斌会不会觉得麻烦,而不跟着俩人去盘城住,毕竟去了盘城每天上下班的时间就多了2个小时,也算是挺辛苦了。

    可是让李斯没想到的是,赵博的话一说完,顺带着给钱斌画了几个大饼后,钱斌这小子竟然当即就同意了。

    赵博这小子也够损的了,拿田甜说事儿,非说钱斌现在搞不定田甜是因为性格害羞、不爱说话,让他跟着去干婚礼张张市面,然后就能水到渠成了。

    赵博这小子说谎跟真事儿似的,而且说谎一点儿草稿都不用打,要不是李斯知道赵博到底咋想的,还真就信了赵博的话。

    可就在钱斌点头同意,准备去盘城给赵博当免费劳动力的时候,常远却也一脸兴奋的,想要跟着几个人去盘城住。

    虽然李斯和常远认识的时间更长一些,但是赵博这小子实在是太能白话了,而且特别的自来熟,再加上这小子和常远都对女人格外当回事儿,所以几次交往下来,常远竟然有点儿赖上赵博了。

    所以当常远听说寝室的几个人都去盘城住,这小子竟然也想着过去跟着赵博见见世面。

    所以让李斯觉得不怎么好开口的一件事儿,经过赵博的一番渲染,就成了好大哥带着好兄弟见世面的好事儿,而钱斌和常远俩人,竟然屁颠屁颠儿准备给赵博打工。

    虽然李斯知道,这俩人算是被赵博算计了,但是一合计以后几个人没事儿又能在一起生活,李斯倒是觉得高兴了不少。

    而随后订好了搬家的事宜后,大家就开始收拾起了行礼,而当大家收拾的差不多的时候,赵博就开始给大家分工起来。

    赵博自然不用说,这小子主要负责婚庆公司的全部事业,算是大家的领导人了。

    至于李斯,除了担任婚庆的首席婚礼司仪,而且还担任公司的名誉老板,总的来说就是,管事儿的是赵博,但是名义老板是李斯。

    常远被赵博安排了个婚礼策划师的职务(和严肃一个活儿),主要负责和新人沟通。

    至于钱斌,赵博想了半天想不出安排点儿啥活,最后还是常远聪明,直接安排钱斌一个管家的名头,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婚礼这行业,基本上都是周一到周五啥事儿没有,到了周末忙的脚打后脑收。

    而赵博是无业、李斯也没啥事儿,至于常远已经进了机关,周末正常放假!所以几个人中也就是钱斌的时间有点儿不方便。

    而这个时候,一直准备在站上干到天荒地老的钱斌,突然看了看李斯,有些尴尬的说道:要么帮我弄进机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