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燕人

    魏国大军有魏君濯坐镇,所以撤退的井然有序,并没有什么损失。

    很快,追他们的定远军就折了回去。

    撤完兵了,魏国将领们才意识到事情不对劲。

    “末将刚刚看那些追咱们的定远军,好像根本没有多少人。”

    “林中的步卒埋伏,似乎也未曾现身。”

    “不好,被顾澜骗了。”

    魏君濯勒住缰绳,立即道:“回去!”

    反应过来的魏国大军们火速往回赶,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鄞州城门,在最后一名百姓也进去后,轰然闭合。

    “放箭——!”

    下一刻,魏国大军朝着城门,射出无数利箭!

    那些箭许多都钉到了鄞州城门上,城门却巍然不动。

    鄞州是南境最雄伟的一座城池,一旦城门关闭,人力根本无法破不开。

    魏君濯攥紧了手中的重戟,抬起头,望着城墙上立着的燕军旗。

    他本就淡漠的面容更加寒冷,暗金色的眼眸却像是找到了猎物的豹子,越发专注从容。

    怪不得顾澜一出现,就一副狂傲不羁的模样,吸引着他的主意。

    怪不得她趁自己失神的片刻,便不管不顾带头冲锋,迷惑了所有人,以为他们被定远军铁骑包围了。

    现在想想,姜狄和他的手下都是提前许久,费尽心力才来到南境潜藏在此,就是为了对付容朔手中的骑兵,而定远军远在北境,怎么可能会忽然出现在这里。

    她为了增加真实性,还让那么一小簇骑兵追了自己一段路......还真是,少年无畏。

    “顾澜。”

    他记住了这个名字,

    也记住了她在阵前,问他的那个问题。

    进入城门后,顾澜立即被围了起来。

    她将容朔放下:“军医!”

    两名军医早已经守在门口,看到浑身是伤,生死不明的容朔后,双眼都湿润了:“王爷,王爷怎么——”

    “先给他止血吧。”顾澜严肃的说。

    唐战红着眼睛看着容朔身上插着的箭羽,沙哑的问:

    “顾小侯爷,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些人......定远军并没有来,这些百姓又是怎么回事?”

    顾澜擦了擦脸上的鲜血,登上城墙,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城墙下的魏国大军。

    赶回来的魏军,一个个脸上都是气急败坏的表情。

    远远地,她看不清魏君濯的神情,却能看得出来魏君濯很是从容。

    “定远军的确没来,这些骑兵其实还不到五百人,一半是侯府在整个南境设置的眼线,另一半,是在浚城凑的会骑马的衙役守军,后面的步兵,是我让前来鄞州的几千流民假扮。”

    浚城,是鄞州附近的一座小城。

    她跟容珩兵分两路之后不久,便得知了鄞州被围的消息。

    即使容珩用最快的速度,也来不及带回肃翊和李元驹的援军,顾澜知道鄞州已经没了粮食,坚持不了几天,以她对容朔的了解,这种情况下,容朔一定会选择主动出城迎战。

    这个时候,顾澜才彻底明白,原书中容朔是怎么死的。

    无粮,无援,无兵,拼尽全力想以攻为守,却遇见了突然出现的羌戎人......他身先士卒,所以他干脆的死了,免得,让城内的人为难。

    于是,顾澜召集了侯府在南境的暗堂之人,又赶到浚城,跟城守借了几百衙役和守城兵。

    暗堂的人基本上都武艺不错,还有些本就是离开战场的士卒,所以,刚刚跟在她身后冲锋陷阵的,就是这些人。

    而那几百衙役,则负责在后面来回骑马扇动尘土,掩盖住身后百姓的身形,营造出燕国军队就埋伏在密林中的声势。

    顾澜自己则一马当先,先羞辱一番绛曲,又冲到最前面,让魏国大军将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她身上。

    绛曲都能出现,定远军为何不能?

    一时之间,别说是魏国大军,就连唐战他们都以为,定远军真的来到了南境。

    魏君濯本就是个多疑而严谨之人,骑兵对步兵是天然的优势,硬碰硬肯定损失惨重,所以他选择退兵合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