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龙崽只想报恩

小龙崽只想报恩

分类:历史军事 作者:枕云音
状态:已完成 周点击:9
简介: 【每晚11点更新】预收《渣攻发现金丝雀把他当替身后》,基友的文《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己》文案都在下面,求收藏【本文文案】楚茸是一只生活在末日星的小龙崽,自破壳起,便独自住在森林里。没有大龙教的小龙崽活得很艰难,每天早出晚归自己寻找食物。被松鼠偷过栗子,抢过食人花嘴里的肉,也被大狗追着满森林跑,经常饥一顿饱一顿。唯一对他展现出友好的,只有一个人类。人类给了楚茸一颗糖就消失了,但这并不妨碍楚茸想报恩的心。等他的粮食攒够了,他就离开森林去寻找人类恩人。春去秋来,楚茸藏了满满一洞穴的小松果小栗子。本来打算开春就离开森林的楚茸,结果——某天回家的他看到‘不认识的人类’正坐在他的洞穴里分享他的食物,一边吃一边点评,“这个味道老了。”“这个坏了。”“这个甜这个甜!”看着满地的果壳和抚摸着肚子一脸惬意的人类,楚茸当场丧失理智,凶巴巴恶狠狠地不停往外喷着小火苗,哭着恐吓:“鲨、鲨了你们!” -被偷粮了的楚茸气得不行,制定了一连串的复仇计划,最后决定潜进他们的飞船搞破坏。却被当场逮捕。内心很害怕的他外表依旧是一副凶巴巴的模样,强忍着眼泪不掉下来,露出了小尖牙想要反抗。嘴里却意外地被塞进了一颗……糖。楚茸呆住.jpg“赔偿。”傅云霄半蹲下身,语气淡淡,“剩下的以后给你。”一向凶狠的楚茸突然有点不知所措,慢半拍地注意到傅云霄手上的糖纸和他山洞里的糖纸一模一样。三年来的孤独委屈涌出,楚茸吸了吸鼻子,猛地抱住傅云霄的手指,将脸埋在他的掌间,闷声道:“我还想要好多。”傅云霄静默片刻,眼眸低垂看向掌心的小龙。半晌,脸不红心不跳地淡定骗龙,“可是糖很贵,你要跟我走。”-温馨治愈小白文,私设很多,没有逻辑,图个开心。不喜可点叉,无需通知。小龙会成长,化形后才会正式恋爱。-【预收文案】:《渣攻发现金丝雀把他当替身后》满春院的花魁舒然喜欢侯府世子萧屿。世子目似朗星,清雅出尘,高不可攀,有着读书人的风骨与傲气。舒然一见钟情,满脑子都是世子矜贵清傲的模样。 结果一时不慎,失足落水,永远葬身在了冰冷的湖底。再次睁开眼的舒然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陌生的时空,眼前出现的一切都在不停地刷新着他的认知,耳边还有一个人在他耳边不停地唠叨——他是舒家的小少爷,因家中横遭变故,被亲戚送到萧屿的床上,以换取萧屿对舒家的庇护。舒然脑袋晕晕沉沉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却在听到“萧屿”两个字的时候瞬间眼眸一亮。  *萧屿,帝都豪门新贵。冷漠阴鸷,性格阴晴不定。他吞并了舒氏集团,豢养了舒家的天子骄子。他像是天生充满恶意,看着舒然跌落泥中,挣扎求生,步步紧逼,最后沦为他的掌中玩物。只不过这个玩物和他想的似乎有点不太一样。曾经抵死不从的舒然像是突然变了一个人,他变得乖巧,变得温柔,变得百依百顺。还会像只小猫似的趴在萧屿的膝上,不吵也不闹,只安安静静地看着他。萧屿低下头时,只在这双眼睛中,看到了满目的爱意。 *萧屿变了。那个冷漠阴鸷,性格像怪物一样的萧屿突然间收回了獠牙,藏起了利爪,还披上了温润如玉的外皮。    把周围的人吓得不轻。然而萧屿本人却并不在意。  舒然说害怕他面无表情,喜欢他穿白衬衫,更爱他看上去清而不傲的模样。一些微不足道的地方罢了,萧屿纵容着舒然。直到有一天,萧屿从舒然的枕头底下发现了一本日记——  “虽然长得像,但脾气差太多了。”“世子穿白衣很好看,可是萧屿总是黑衬衫,得想办法给他换掉。” 萧屿阴沉着脸,直接翻到了最后一页。日期显示的是昨天。  “狗比萧屿终于开始像世子啦,v 继续加油!”  -基友的新书《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己》by意绵绵满北市最年轻的首富谢安珩死了。  他再一睁眼,发现自己回到了十年前。  而在这里,还有另一个十三岁的小谢安珩,年幼,脆弱,住在他记忆里暗无天日的棚户区,整天忍受酒鬼父亲的毒打谩骂。  于是谢安珩化名谢行之,谎称哥哥暗中接济小谢安珩,却不料小孩还是被酒鬼爹打了个半死,躲在院子角落淋了雨,高烧差点丢了命。    谢行之当即将小谢安珩抱回了家,从此衣食住行学业辅导全部亲历亲为,要星星不给月亮。  小孩被他养得样样出类拔萃,就是太黏人,高中了还非要缠着他一起睡觉。  谢行之觉得这样不行,小谢安珩需要成长。  等小谢安珩能独当一面,他狠下心放手,远赴重洋去治他重生留下的病根,跟小孩彻底断了联系。    小谢安珩冲进机场,只来得及看见飞机起飞的最后一幕。  他不知道,从那一刻起,小谢安珩的世界再度坠入无边黑暗。    -    一年后,谢行之回国,得知小孩如今已经是满北市叱咤风云的大人物。  宴会上重逢,谢安珩众星捧月,言笑晏晏,从人群中朝他一瞥,淡漠又疏离。  当年抱着他的腿缠着他要讲睡前故事的小黏人精彻底长大了。  谢行之心中莫名有些酸涩,夜宴也不想留宿了,借故打算离开。  他刚一开门,被一个高大的身影拦住去路。  谢安珩站在门口,身后是漆黑一片的走廊,分明噙着笑,眼底却晦暗又冰寒。  他眉眼弯弯温声问:“哥,这次又想逃到哪里去?”#他究竟是怎么在我眼皮子底下长歪成这样的?##把自己当儿子养,却养出个醋精偏执狂小男友#
作者:枕云音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