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汀之音 作品

27、融化

    “绣儿啊, 你也知道娘正在跟我生气,如果你不想帮忙就算了。其实我这次回娘家,还有个好消息想要告诉你。”

    “告诉我什么?”苏绣一愣, 猜不出自己和沈家能扯上什么关系。

    沈秋梨往屋外望了望, 见刘萍枝并没有关注他们这里, 才敢小声说:“之前我大姐来咱家你是见过的吧?你觉得她那人咋样?”

    啥咋样?

    苏绣越听越迷糊, 不过在沈秋梨面前当然不能说人家不好,于是她点点头,没走心地夸道:“挺好的啊, 她是我见过穿着最时髦的人。”

    “可不是嘛, 我姐她家条件可好了,他们夫妻俩都是城里的正式工, 天天吃肉, 每顿都是大米白面,那小日子过得可真是羡慕死我了。”

    沈秋梨说这话的时候, 眼底流露出无限的向往, 苏绣默默地看着她, 没整明白为啥她要跟自己说这些。

    难道是想让自己也跟着一起羡慕?

    “嫂子,你到底要跟我说啥事啊?”

    觉得自己铺垫得差不多了,沈秋梨假装叹了口气, “唉, 不过他们两口子有钱又能咋的?还不是没孩子?我姐结婚十年, 各大医院都跑遍了, 检查说身体没毛病, 可就是怀不上孩子,你说可不可怜?”

    “是挺可怜。”苏绣认同地点点头,虽然带着仨娃生活困难, 但她从来没有想过把孩子送人,或者是别人来管自己索要孩子,所以并没有深思这段话的含义。

    可沈秋梨的下一句话却瞬间打破了她对“亲人”二字的认知。

    “我这次回娘家,正巧我姐也在家里,她想让我帮忙传个话,就是……她觉得和三朵特别有眼缘,你如果愿意的话,她想抱养过去,到时候一定会把三朵养得白白胖胖的。”

    “你再说一遍?”苏绣只觉得脑袋里“嗡嗡”作响,一股怒意瞬间上涌让她喘不上气来。

    “这仨孩子是我的命,不是小猫小狗,你们凭什么要?”因为气愤,她无力的声音中透着一丝颤音。

    自己只是传个话而已,这苏绣就跟自己甩脸子了,沈

    秋梨的心里立刻变得很不舒服,“我也是好心,如果你不乐意就算了,不过三朵这辈子如果跟着你只会吃苦受累,你不觉得自己霸着她太自私吗?”

    就像当初苏绣和彭泽远离婚时她就想不通,人家彭泽远城里户口又是大学生,孩子们跟着爹不比跟着她这个农村娘强?等孩子们将来长大了不恨她才怪呢!

    “他们都是我身上掉下的肉,如果以后穷得只剩一块饼我也会掰成三块给他们吃,你口口声声说你姐家庭条件好,我就问你,如果她以后有了自己的孩子,三朵该咋整?她能做到一视同仁吗?还是说把孩子再送回来不养了?”苏绣不禁拔高音量,高高的胸脯剧烈起伏着。

    沈秋梨没想过那么长远,支吾半天才说道:“这……我姐不是那样人。”

    刘萍枝在厨房听到他们这边的动静不对,立马放下手里的活赶过来,推开屋门首先看到的就是红了眼圈的苏绣。

    “这是咋的了?谁欺负你了?”

    说着,她看向沈秋梨,肃着脸质问道:“苏绣刚刚进屋时还好好的,你咋地她了?”

    沈秋梨在看到刘萍枝进屋时,就知道自己要完蛋,她赶紧解释道:“娘,我没咋地她啊,我也是好心是苏绣多心了。”

    自家闺女什么性格,刘萍枝比谁都清楚,如果不是发生了什么伤心事,苏绣绝不会哭!

    “绣儿,你跟娘说实话到底咋地了?你不用给谁留面子,有娘在谁欺负你都不好使!”

    刘萍枝的话让苏绣心中一暖,她刚想开口就被沈秋梨抢白道:“我真没欺负她,你咋就不信我呢?是我大姐让我给苏绣传个话而已,这事真不关我啥事!”

    紧接着,她把事情去掉对自己不利的那部分简略地叙述了一遍,直到现在还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

    可她话音刚落,刘萍枝立马火了,指着门口破口大骂道:“你给我滚!我们老苏家没你这样的儿媳妇!”

    这是沈秋梨嫁进苏家以来,第一次被这样劈头盖脸的骂,她委屈地撇撇嘴,很不服气,“这事

    我只是随口帮忙问问,你至于生这么大的气吗?就算偏心苏绣也不能不分是非对错吧?”

    反正现在已经分家,她打算破罐破摔再也不受这窝囊气了!

    见她还敢回嘴,刘萍枝的怒意更盛,“还随便问问?你如果真把苏绣当成自己的亲人就不会问出这种话!你这是往她心里捅刀子呢!”

    这么大的动静立刻引来了苏大强和苏北,各人的媳妇各人护,苏大强知道自家媳妇的战斗力所以没上前去帮忙,而苏北悄悄溜着炕沿边走到沈秋梨身边,对刘萍枝讪笑道:“娘,你们这是又咋了?一会儿把左邻右舍引过来就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