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飞行家 作品

第八百七十二章 潘塔纳尔的邪物(求月票)

    从外面看这幅神庙的油画,神庙本身并不大,因此眼前的房间应该就是神庙唯一的房间。

    这古旧的神庙内部房间,依然由那些藤蔓的幽绿色光芒照明,而身着华丽裙装的大魔女,此刻正在与一个鹰钩鼻的男人对峙。两人的命环全部显现出来,西尔维娅小姐身后的命环是十环,而男人背后的命环是九环。

    大魔女虽然表面没有任何受伤的痕迹,甚至裙子都看不出有被剐蹭的痕迹,但身后的命环却被墙壁上攀附着的藤蔓牢牢锁住,数十道藤蔓从四面八方将命环缠绕,命环上的灵符文闪烁着微弱的光芒。

    而那个蓝色眼睛的鹰钩鼻男人,现在在操纵神庙,身后命环正常旋转。但他的状况更糟糕,脸色惨白,大口喘气的同时胸膛剧烈起伏着,被利器斩落的左臂落在一旁。

    那座可怕的植物雕像散发出的亵渎要素虽然不及真正的邪神神像,但依然让夏德不敢直视。西尔维娅小姐见到夏德出现在了这里,立刻开口阻止他继续前进:

    “不要走进来!这里是潘塔纳尔神庙,是潘塔纳尔原始信仰创造出的奇术透射而来的亚空间,这些藤蔓会禁锢所有的力量。现在我暂时被困住,但这个男人也被我锁定在了这片空间里。想办法从外面射出火焰,烧掉那座雕像,烧掉以后我们就能出去。”

    “真是没想到,我本来是被雇佣来,为了防止最坏情况的出现。没想到这里居然真的有高环术士,女士,你到底是谁?”

    那个男人同样操着一口难以辨认的卡森里克口音,瞪大了眼睛不甘心的看着面前的女人: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玛格丽特·安茹身边会有高环术士?教会为王室提供保护,但不是同样禁止王室随意接触非官方环术士吗?”

    “我是谁不重要,但你肯定死定了。”

    西尔维娅小姐的心情显然不好,转头看向夏德:

    “快动手。”

    “不要妄想了,潘塔纳尔的辉光照耀这里,火焰是没有作用的!”

    “火焰没用?”

    夏德反问,语速飞快的说道:

    “女士,殿下失踪了,我们要尽快把她找回来。我想从外面丢火球可能没用,这些藤蔓太灵活了。我必须近距离靠近这座雕像,才能烧掉它。”

    “可是这些植物......”

    西尔维娅小姐知道夏德只有四环,而空间的力量在这里受到压制,不足以让他一步迈向房间深处的高台上的可怕植物雕像。

    “没关系,请放心。”

    夏德深吸一口气,在房间内两人的注视下,他迈出脚步进入房间。

    绿色的幽光照亮了夏德的脸,巨大的汽笛和钟声的轰鸣,霎那间几乎冲破了另外两人的耳膜。闪耀着四色刺眼灵光的命环黑影,在灼热的蒸汽中缓缓浮现,它急速的旋转着,像是从蒸汽深处来到了他的背后。

    此时房间内三人的命环全部显现,明明都是黄铜材质的轮环,但夏德的命环对比起来,却显得如此的与众不同。

    只是还没等西尔维娅小姐和那个鹰钩鼻的男人,揣测出夏德的命环到底有何处不同,四周藤蔓便像是飞箭一样射来,霎那间便利索的缠绕上了四环术士的命环。

    高温的黄铜轮环想要挣脱那些捆绑而来的藤蔓,但旋转的速度依然在逐渐的变缓。

    夏德依然在向内走,藤蔓同样顺延着地板爬向了他,像是蚕茧一样的想要将他包裹在其中。

    夏德的眼睛注视向了那座可怕的植物神像,体内流淌着的力量在邪物的刺激下沸腾了起来:

    “愿原初之火......”

    尚未被捆绑住的右手手心,出现了一道细长的火苗,按照黛芙琳修女的教导,夏德猛地握掌,火苗被彻底捏碎,迸溅的火星附着在皮肤上,手背出现了第一道火红色的裂痕:

    “......庇佑我。”

    “什么!”

    在鹰钩鼻男人惊讶的表情中,藤蔓完全将夏德包裹了起来。但下一刻,一道道的金色裂痕出现在了那绿色的“茧”的表面,随着火焰爆燃,燃烧的藤蔓碎片溅射向四周。

    重新显露出的夏德在继续向前走,皴裂从他的右手手背,窜向他的整个身体,那火红的余烬霎那间像是点燃了他。

    爆燃的火焰向后拖拽,然后慢慢平息,而此刻的夏德,全身布满了火红色的裂痕。衣摆处火星飘摇,抬起的脚步下方,地面留下一个个火红的脚印。

    身体表面火红的皴裂同样延伸到了命环上,初火直接点燃了那些绿色的植物,命环重新恢复了旋转。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整个房间的墙壁都燃起了熊熊的烈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