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遥睡不够 作品

三百零三章·“宝贝”

    天朗气清。

    明净高远的天空,悬着一轮灿金的太阳。经过一场大雨后,海面上的空气格外清晰。

    浪花碎玉似的溅射开,从海面上滚滚而去,传递向更远的远方。

    一艘航行着的小型船只,掀起这片白色的浪花,向着海上浮城的方向航行。

    甲板之上,一位身材傲人,黑色长发及腰的黝黑女子,正握着手里的望远镜,眺望远方。

    她的身后,灰色船帆猎猎作响,海风吹起她的长发,长发燕子尾一般飞舞而起。

    她是这艘船的船长艾琳娜,梦想前往传说中的海上之城,寻找能够让她富裕起来的财宝。

    船帆灰色,即意味着他们这艘船,是介于正常船只与海盗船之间的存在,平常的时候正常行驶,到了某些食物水源缺乏的关键时刻,也会客串一下海盗,劫掠一下过往船只。

    而很不巧,由于暴雨,他们在中途迷失了一段时间,导致航程被拉得过长。

    在这个时候,食物已经极度缺乏,他们已经进入了“客串”的角色。

    他们转变为了海盗。

    对于劫掠过往商船,艾琳娜很有自信,也很有经验。

    她这艘船虽然体积不大,却加载了特殊晶石,能够于水上急速行驶,追上一切妄图逃离他们视线的商船。

    只是,不知道是运气不好还是怎么的,这一路上,他们都没有碰到船。

    就像是海上的船都消失了一般。

    艾琳娜放下望远镜,灼热的太阳光照在她的身上,她此时又累又渴。

    淡水资源已经消耗殆尽,食物也只剩下几块面包,要是再没肥羊送上门来,她真要去杀船员吃肉喝血了。

    她知道自己不是什么好人,但这破世道就是这样。要不是王国压榨得她活不下去,她也不至于带上一群弟兄们就跑来寻宝藏。

    “大姐头。”身后传来一声呼喊。一个穿着胸衣短裤,身材火爆的女人走了过来。她是这艘船的副船长卡萝。

    “怎么办。要不要……”

    卡萝在脖子上比了一下,眼神变得有些凶狠。

    她们的船舱里还关着几个从王国里带出来的奴隶,用来做重活。

    如果饿到极致,也只能杀了奴隶,但之后重活就要分担到她们头上。

    “……杀了吧。”艾琳娜抹了把脸上的汗,淡淡地说。

    她感觉自从暴雨停了之后,天气越发炎热,汗水湿哒哒地黏在她的身上,感觉全身都不舒服。

    她伸了个懒腰,直接将身上的布料脱了下来,只留一身内衣,行为举止极为洒脱。

    卡萝的眼神在艾琳娜身上贴了贴,而后移了开来:“杀了?那重活就只有留给船员们了。”

    “总比饿死好。”

    “好吧。”卡萝耸了耸肩:“如果不是被逼到极致,我也不想杀这些畜生一样的家伙。真是见了鬼了,这一路上都没遇到什么船只和遇难者的吗?弄得我们只能对内下手……”

    “先杀奴隶。”艾琳娜轻声说:“如果还是不够,为了减轻负担,就把那群船员也杀了吧。”

    “正合我意。”卡萝露出了笑容:“那群长相奇形怪状的家伙……真是看了就觉得恶心,但凡船员中有个稍微长得合我意的家伙,这次航程也不至于这么无聊……”

    “船长!副船长!——发现船只!”

    而在此时,一声呼喊突然从船的另一端传来。

    艾琳娜和卡萝一个对视,皆露出了“开张了”的笑容。

    “让大家伙准备一下,动工了!”艾琳娜高呼一声。

    “用不着,船长。”负责瞭望的船员回应:“是只半残的救生艇,还是单人号的,里面应该就只有一个人。”

    “一个人?”艾琳娜皱了皱眉。

    一个人的话……价值就远远降低了,无论是抓来当奴隶还是拿来吃,分量都不够……不过那是艘救生艇,里面应该有不少求生资源,水和食物应该也都有。

    “算了,一个人就一个人吧。白拿的资源,正好也轻松,免得我们的船只更加受损。”艾琳娜往船的那一端走,一眼就看到了漂浮在她们船旁边的,一艘小小的单人号救生艇。

    那是一艘充气的橡皮艇,上面撑着一个遮雨棚,旁边飘着挡水的布帘,导致她看不见里面坐着的人是什么样,但看这救生艇的体积大小,只够容纳下一两个人。

    在她观察的这一会儿,这艘救生艇居然还在主动朝她们靠近,不知道是海浪方向的原因还是什么。

    “凯琳,拿‘大家伙’来。”艾琳娜命令着。

    她口中的大家伙,是一个船上的带线铁钩。

    瞭望的船员应了一声,返身拖了个漆黑的铁钩过来,往救生艇的方向一抛——

    “噗嗤。”

    充气救生艇发出一声气球破碎般的声响,接着,那肿胀的艇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瘪了下去。

    而就在这时,布帘被掀开了。

    这只被盯上的肥羊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被迫从船中爬了出来。

    艾琳娜盯着布帘,有些期待肥羊的模样。

    如果肥羊是个瘦弱的女人,或是个老人或小孩,那就没什么意思,重体力活对方又干不了,只能当储备食物用。

    如果是个壮年人,那倒可以当做劳动力用,不需要的时候再宰了,丰富一下她们的餐桌。

    在劫掠这些船只时,她也会注意这些肥羊的穿着。

    一身布衣的平民是她们最嫌弃的对象,身上压根就没什么油水。而穿着富贵,特别是那些穿金戴银的家伙,则是她们的宝贝,她最喜欢遇上这样恨不得把钞票贴在身上的家伙。

    她看着布帘被不急不缓地掀开,里面的人似乎不怎么焦急,不知道是不是认命了。

    而后,盯着爬出来的肥羊的样子,她愣住了。

    一旁的卡萝也紧紧揪着她的手腕,用了大力气。

    艾琳娜很难形容她看见对方的那种感觉。

    像是小时候在垃圾堆里第一次看见鲜红的扶桑花,像是第一次听到吟游诗人的歌曲。

    她这双眼睛看过了太多丑恶和肮脏,但在看到对方的第一眼时,她的第一反应就是“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