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雪未歇 作品

第456章 陛下说复杂了

    眼前是一处年久失修的宅子,周围原有的假山池沼,水榭亭台都破败的不像样。

    夜一将宅子里外仔细探了个遍,才回到凤瑾的面前。

    只不过立在凤瑾身旁的谢玄,隐约有些不自在。

    凤瑾正经得很,狭长的凤目微眯,单单这么一扫,就带上了压迫人的气势,夜一哪还敢细探二人之间的古怪,连忙在前头引着路。

    “陛下,此处生活器物一应俱全,只是没见着任何人的身影。

    “陛下,小心有诈。”

    夜一话毕,谢玄步子加大,伸手将凤瑾护住。

    凤瑾瞟了脖颈微微泛红,衣领处一片深黑的谢玄,淡淡的“嗯”了一声。

    捉弄这个痴情人虽不道德,却也……

    凤瑾不由自主的勾了勾唇,转头顺道转了注意力,心思越发通透起来。

    此处所在是夜十一潜在大长老后边探来的,她自是不信以夜十一的微末道行,能力更甚谢弘一筹的大长老,会发觉不了他。

    略一思索就知道这是大长老故意留的线索,就不知于现在对她来说,是利是害了。

    毕竟,十一自传信之后,就彻底失去了联系。

    凤瑾一边暗忖,一边在宅院中巡视起来,院子算不得大,东西也不多,转了几圈都没发现值得留心的事情。

    “你说因朕来此处,是你们家大长老的主意么?”

    凤瑾随口一问,竟引得谢玄眉头紧锁。

    听族里老辈提过,年轻时,大长老确实外出闯荡过几年,但后来回到谢家后,就担起了管教子弟的重任,画地为牢般待在族里,再不肯过问外界的事。

    可近几个月,他时常能看见这深居简出的大长老的身影,霜城那次,若不是他适时出现,他们多半就要葬身火海!

    大长老离开族里,先帝影子谢弘也被证明活在人世,他们到底在谋划些什么,为何不肯同陛下说上一两句,也好有个心理准备?

    谢玄看向凤瑾的目光里,蓄满了担忧与心疼。

    一路走来,他意识到很多事,谢家在谋划一些事,假死脱身的先帝夫妇在计划一些事,暗处还有不明身份的敌人在搅弄风云。

    他家陛下为了自保也在筹谋一些事。

    最后所有的事都交织在一起,织成了一张复杂、庞大、变幻莫测,难以控制的网。

    “陛下,我们已将宅子寻了个遍,也没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不妨先离开吧。”

    一瞬间,谢玄恨不得凤瑾立刻离开这个地方,永永远远的离开这些是是非非,阴谋诡计,尔虞我诈,勾心斗角。

    他害怕凤瑾会陷得更深,深到再也无法脱身。

    但世间这一场局,早将所有人算了进去,谁执棋,谁是棋子,谁又能笃定的说清?

    脱身,是不可能脱身的。

    凤瑾可不知谢玄的千思百虑,食指落在唇间,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自觉遁到假山后,好给二人独处机会的夜一,也听到某处传来的动静,耳朵微动,凝神屏气的关注起来。

    春季多变,清晨还明媚了几刻,此时已下起了雨来。

    绵绵细雨,只在沉了枯枝败叶的黑塘里激起袅袅白雾,并没有能力沾湿几人的衣服。

    谢玄朝凤瑾贴近了两步,毫不顾惜的发散起内力,将这绵柔细雨阻拦在凤瑾的身外。

    咯吱轻响,酒窖处的地板被人掀开,一阵窸窸窣窣后,现出了两道人影来。

    夜一屏住呼吸,悄无声息的朝那里潜去,就用了几个呼吸的时间,擒来了一对容貌绮丽的男女来。

    二人均是一脸惊恐,紧紧抱在一起,惧怕的看着凤瑾三人。

    凤瑾看了看地窖,又看了看二人,道:

    “你们一直在里边?”

    二人本不欲作答,却因谢玄眸中寒意,慌乱无措的点着头:

    “三位大人,我们在里边待了大半日了,我们没有做过什么坏事,还请三位大人饶我们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