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正合心意!

    “你的元神分身李二,发现并清除天仙境妖毒病灶污秽,驱除人间疾痛,因果福运加身,可获取相应功德的天道赐福!请问是否现在兑换接收?”

    “兑换!”

    “兑换成功!你成功获取【完美品质元灵丹】*3,【十年灵力修为】*1。”

    “你的元神分身李二,发现并清除玄仙境妖毒病灶污秽,驱除人间疾痛,因果福运加身……”

    “兑换成功!你成功获取【仙灵石】*5,【十年灵力修为】*2。”

    “……”

    医圣山的无忧苑中,李永年坐在庭院之中盘膝入定,耳边的天道提示响个不停。

    他的元神分身李二终于开始发力,在净医潭内不断地洗涤阳炎杵,不断地为李永年这个本尊提供源源不绝的天道赐福奖励。

    物品奖励且不去说,感受着丹田气海之中不断涌入的仙力修为,李永年的心里美滋滋,开怀不已。

    虽然今天过来医圣山求医的这些仙民,大多都是一些天仙、玄仙,还有一些连仙人都还不算的凡人修士,从他们身上提取到的病灶污秽级别普遍不高。

    但是胜在人数众多,量大管饱啊。

    一个个一年、五年或是十年的仙力修为或许并不是很起眼,但是若是一百个一千个甚至一万个叠加起来,那就相当可观了有木有?

    “太郯界域,有仙民亿万,哪怕只有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一的人过来医圣山求医,数量也是相当可观了啊!”

    李永年没有半点儿失望,相当满足。

    这毕竟才只是医圣山大开山门的第一天而已,很多想要前来求医的病仙,多半都还在路上。

    李永年相信,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医圣山的生意必然都是如此,人满为患。

    而他的分身李二,在净医潭也必然会为他洗涤出更多的阳炎杵,提供更多的天道奖励与仙力修为。

    “你的弟子司天禄施展高阶净化符文,净化并清除巅峰太乙散仙境魔念污秽,驱除人间疾痛,因果福运加身,可获取相应功德的天道赐福!请问是否现在兑换接收?”

    “兑换成功,你成功获取【完美品质九转金丹】*3,【防疫圣经】*1,【百年仙力修为】*6。”

    嗯?

    听到这则有惯异样的天道提示,李永年的眉头不由微微上扬。

    “果然,司天禄也成了我的便宜弟子,而且这么快就开始有天道机缘反馈回来!”

    “巅峰太乙散仙境的魔念,很不错嘛!”

    感受到丹田内突然涌现的六百年仙力修为,李永年心情大好。

    感觉之前对司天禄的指点总算是没有白费,而且效果也是立杆见影,清早刚刚指点成功,现在还没到正午呢,就已然开始有了回报。

    看样子,以后若是有闲暇,确实有必要再去多收几位弟子,多去指点一下医圣山内的这些仙医了啊。

    李永年心中做着计较,哪怕是为了他自己,他也觉着很有必要去提升一下医圣山所有仙医的整体医疗水平了。

    此时。

    医圣山前山的问诊区内。

    楚文山带着门下十数位受了伤中了蛊毒的同门飞速赶至。

    将所有需要医治的同门全都交给医圣山的仙医之后,楚文山这才依礼向医圣山的外门执事递上拜贴,请求拜见医圣山的永年老祖。

    “什么,有人要拜见永年老祖?”

    听到赵士朗的禀报,司天禄甚至连来人的身份都没有询问,想都没想就一口回绝:

    “永年老祖正在后山静修,不宜惊扰,直接回绝了吧!”

    他们医圣山的十二代祖身份尊贵无比,岂是谁想见就能见到的?

    况且,永年老祖与孔昔老祖不同。

    孔昔老祖再怎么说也是巅峰太乙金仙境,修为不低,拥有一定的自保之力。

    而永年老祖呢,虽然也拥有一些自保的手段,但是他毕竟才只一位刚刚飞升上界的新仙,本身的修为实力有限。

    若是被心怀不轨之人靠近,想要对永年老祖不利的话,后果必然是不甚设想。

    司天禄可不敢冒这样的风险。

    李永年现在他的心中,亦师亦友,亦是他们医圣山重新崛起,甚至更进一步的希望,地位可是一点儿也不比孔昔老祖逊色。

    必要的时候,他就算是牺牲自己,也不敢让李永年出现半点儿意外。

    “弟子之前也是这样说的,可是他执意要拜见永年祖师,甚至还拿出了医圣令,弟子实在是不太好回绝……”

    赵士朗轻声解释。

    他自然也知道永年老祖现在对医圣山的重要性,所以从一开始他就已经开口回绝了。

    只是楚文山直接亮出了他们医圣山送出的医圣令,完全超出了赵士朗所受理权限,没办法只能来向掌门请示。

    司天禄闻言,眉头微皱,遂伸手将赵士朗递来的拜贴接过,打开轻扫了一眼。

    “千仞宗,楚文山?”

    “原来是长庚剑仙的高徒,怪不得会有医圣令。”

    司天禄微微点头,没想到昨天才送出去的医圣令,今天就反过来将了他一军。

    “既然是长庚剑仙的高徒,又携医圣令而来,自然是不好搏了他的面子,且请过来吧,本掌门亲自带他去拜见永年老祖!”

    司天禄冲赵士朗吩咐了一句。

    赵士朗躬身应声,缓步退去,没一会儿的功夫就把楚文山给带到了司天禄的近前。

    双方拱手见礼后,司天禄便直接带着楚文山挪移到了后山,到了无忧苑外。

    神念微扫,发现永年老祖此时就坐在庭院之中静修假寐,司天禄遂站在院外躬身拱手,朗声禀道:

    “弟子司天禄,携千仞宗真传弟子楚文山,前来拜见永年老祖,不知老祖可有闲暇?”

    李永年不喜有人打扰,所以将司天禄之前给他指派过来侍候左右的几位真传全都给打发走了,以至于现在,无忧苑的门前连个通禀传话的弟子都没有。

    否则,司天禄现在也不会这般直接站在院门外高声禀报了。

    “进来吧!”

    李永年的声音悠然从院内传出,司天禄闻言,又是躬身一礼,之后才带着楚文山抬步进入院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