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 作品

第九百四十三章 婚礼当天

    赵香云不同意再办一场婚礼,薛小兰也不好强求。

    毕竟这是赵香云自己的事儿,应该她自己拿主意。

    她只希望,等到有一天,能够亲眼见见赵香云穿结婚喜服的样子。

    离结婚还有一两天,大家最关心的,就是两边的聘礼和嫁妆。

    即便是知道程安家在很远的省份,村里人也是乐此不彼。

    好在,程安准备充分。

    他不知道从哪里借了三辆汽车,一辆卡车。

    卡车里,放着的是新的大衣柜,自行车,再是一套真皮沙发。

    除了自行车,其他都是他弄的进口货。

    光是运送,就费了不少时间。

    再是给薛小兰买的毛毯,床垫,再是陈五月拜托赵志远弄来的棉被,衣服和鞋子之类的。

    排场不是一般的大。

    偏偏大家都知道,他们不在这边安家,也就是说,除了毛毯和衣服,棉被这些,衣柜和沙发,都是带不走的。

    也就是说,这些最后都会落在老丈人薛父手里。

    于是大家都很羡慕薛父,“那沙发,我看了,怕是整个县城,都找不到比那个还好的。还有那几顶大衣柜,实木的,咱村儿,还没有哪家姑娘和伙子结婚,有这么好的衣柜呢!”

    “这算啥,你们还不知道吧,这些瞅着是聘礼,实际上,就是送给老丈人的礼物!”

    “啧啧啧,你说着薛队长咋这么好命呢,一个闺女,没考上大学,一进城,竟然找了个有钱的金龟婿。”

    就算薛父的身份摆在这儿,也难免有人嫉妒和羡慕。

    所以嘴里说几句难听的话,再正常不过。

    “没办法,谁让人家天生好命呢!”

    有些人酸的不行。

    也有正义的。

    “行了,人小兰也没有你们说的那么差,家里的电视机,不是她买的?还有电冰箱……”

    其实有些电器,是程安买的。

    只是村里人,误以为是薛小兰。

    不过这不重要。

    别说没听过这些话,就是听见了,也不过是一笑置之。

    程安准备的东西多,薛家也不少。

    被子打了好几床,床单被罩,都是薛母带着村里的有福之人一起绣的,另外薛小兰这些年寄到家里的钱,薛父一分不要,全给攒进了存折里,这一次,存折就是陪嫁。

    另外,薛母还给闺女陪嫁了两个拇指粗的金镯子。

    一小盒金馃子,各种形状的都有。

    这些东西,都是前些年,薛母用粮食,和人换回来的。

    那时候,薛父还说薛母浪费粮食,换那玩意儿。

    谁知道,这才没多少年,黄金又之值钱了,拿到银行,还能换钞票。

    反正薛母也用不着这些,全给闺女了。

    至于儿子和儿媳妇,闺女这些年买的东西,足够他们挥霍半生了,剩下的,还得靠他们自己去争取。

    ……

    总算是到了结婚当天。

    薛家人,全换上了新衣服。

    薛母穿着一件花棉袄,脸上笑容没停歇过,谁都看得出,她今儿心情好。

    薛小兰穿上了龙凤褂和金丝绣鞋。

    她的头发是赵香云帮她做的,妆也是赵香云帮着画的。

    画完妆,配上龙凤褂和金氏绣鞋,薛小兰跟变了个人似的。

    人白了,眼睛大了,头上配套的鎏金首饰,一晃一晃的,其综合特别的好看。

    一脸娇羞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些不敢相信。

    “这真的是我吗?”

    之所以薛小兰白了,是因为赵香云给薛小兰用了进口粉。

    嘴唇也用的口红。

    国外这时候,彩妆已经有很大的成果了。

    不过也多亏了夏念雪的小姨,她是做外贸的,很多国外的东西,别人弄不到,她可以。

    赵香云给她做各种好看的衣服,她就给赵香云寄国外各种新奇的玩意儿。

    就连八二年的拉菲,也帮着赵香云攒了好几箱。

    只是夏念雪的小姨,现在也过了三十岁了,还没结婚。

    倒不是不想,就是没有遇上让她觉得很不错的。

    夏念雪一直说,希望她小姨遇上全世界最好的男人,这样一来,家里人就不用担心她孤独终老了。

    赵香云听过好多回这样的话。

    不过感情这种事情,肖云如果坚持了这么多年,大概不会轻易的和人结婚。

    须得是她觉得一切都好,才有可能考虑。

    “放心,是你,绝对是你!”赵香云轻轻拍了拍薛小兰的肩膀。

    “可是好不真实,香云姐,你那些粉,一涂上去,我就白了!”

    薛小兰全程看镜子,赵香云先是帮她盘头发,接着是化妆,一样样下来,她就变化了一点点。

    “你底子在那儿,所以才有这样的效果,如果你长得很丑,我再怎么努力,也不行的!小兰,要好好的过日子哦,开开心心的!凡事多和程安沟通,夫妻间,最忌讳的,就是猜忌。你与其听别人说一万句,不如听他说一句。”

    赵香云将自己的经验传给薛小兰。

    薛小兰重重点头,“我知道的,谢谢香云姐。也希望你和江大哥,越来越好!”

    “会的,我们都会很好!”

    赵香云给薛小兰化完妆,盘了头发,她基本就功成身退了。

    这边喜房,不需要她帮忙守着。

    她得回去带三个小萝卜头。

    一早上她就来忙活了,也不知道,小萝卜头怎么样了。

    赵香云回房间,陈五月和徐惠都在。

    江卫民被程安拉去撑场子去了。

    “香云,你来啦?小兰那儿,忙完了?”徐惠站了起来。

    “忙完了,她衣服也换了,你们要不要去看看?我在这儿看会儿孩子。”

    说到孩子,陈五月有话说了。

    “谁说我们锦宝不乖啊,今天醒来,没看到你,没哭呢!”陈五月道。

    赵香云顿时觉得新奇。

    这小子可是祸害中的祸害。

    “我估计,他是知道,小兰今儿结婚,要喜庆!”陈五月道。

    才这么说完,三个小孩儿都醒了。

    第一眼见到的不是赵香云,锦宝真的没哭,还试图在床上翻个身。

    就是衣服太厚,加上旁边还有娇娇。

    半天没爬起来。

    赵香云就见他哼哼唧唧的,好像生气了一样,越来越用力。

    赵香云被他给逗笑了。

    她走到旁边,抱起锦宝。

    又催促陈五月和徐惠去看新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