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作品

第535章 捡回老本行

    “我们的蜜月不是草草结束了吗?反正闲着也是没事,所以索性就过来了。找你们吃个饭,怎么,你还不欢迎啊?”

    “怎么会不欢迎?”

    盛一夏赶紧反驳了她:“这里就是你的另一个娘家,不管你什么时候回来,我都是欢迎的。”

    而且,他们的蜜月是因为担心安阳才提前回来,在这段期间,苏晓月他们也帮了自己不少的忙。两个孩子就是托了他们的照顾。

    现在想想这些,盛一夏发现自己都还没来得及好好的感谢他们一下。

    “既然这样,那我今天就好好的给你们露一手吧。”

    “我也来帮忙。”

    有了苏晓月的加入,两个人很快就在厨房里忙了起来。至于靳南霆则是主动给楚文迪倒了一杯茶,楚文迪表现的受宠若惊。

    “你居然还会主动给我倒茶?”

    换做以前,这可是绝对不会有的待遇。手机\端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靳南霆:“……”

    感情以前自己不这样吗?于是在听了他的话之后,男人面不改色的将那杯茶要移到自己面前。

    楚文迪一眼就看穿了靳南霆的意图,抢在靳南霆之前提前护住了那一杯茶。

    “既然给我倒了,就是我的。”

    见此,靳南霆便没有再动作。但是楚文迪却无比清晰的从他的眼中看到了一抹明晃晃的嫌弃,恍惚间好像有一把无形的刀子插中了他的膝盖。

    自己当初到底怎么那么热衷于热脸贴冷屁股呢?

    楚文迪也没明白,他慢慢的饮了一口茶,偏偏这个时候靳南霆说了一句话。

    “你觉得怎么求婚比较好?”

    “咳咳。”

    楚文迪猝不及防的被茶水给呛了半天,声响之大,一度引来了厨房里的苏晓月和盛一夏的注意。

    “怎么了?被呛到了吗,要不要紧?”

    问这话的事盛一夏,苏晓月很快就拦住了盛一夏:“没关系,不用管他,人高马大的才不会出什么事。”

    楚文迪感觉膝盖再次中了一刀,这一刀更狠一点,也更深的一点。

    他准备开口,眼角的余光不经意看到靳南霆充满警告的眼神。

    很明显,靳南霆还不想这件事被盛一夏知道的。

    就这短短的一瞬,楚文迪鬼使神差的悟了。靳南霆十有八九是要向盛一夏求婚的,既然是求婚,必然要准备惊喜,同时又不想被对方知道。

    他心领神会的摇了摇头:“没事,只是被水呛了一下而已。”

    苏晓月:“你看,我都说了吧?”

    她很快又把盛一夏拉走,继续去厨房里忙活。

    等到两个人离开之后,楚文迪这样的靳南霆的眼神中多了一些些微妙的不满。看上去就像是在无声的斥责他刚才差一点暴露的事情一样。

    “我不该问你。”

    楚文迪听到这样的话瞬间不乐意了。

    “你根本是问对人了好吗?我可是阅尽千帆,而且成功上岸,结婚的人。你问我这个问题就准没有错。”

    “哦?”靳南霆的眼神变得玩味起来:“阅尽千帆,苏晓月知道这件事吗?”

    他似有若无的往厨房看了一眼。楚文迪的身体立刻就紧绷了起来,虽然苏晓月知道,但是介不介意完全就是另外一回事。

    “我可是很纯洁的,跟那些人也完全没有任何不正当的关系。”

    边说着,楚文迪还不停往厨房看,有一点担心苏晓月会听见他们的对话。

    到后面,甚至为了逃避这个话题,楚文迪直接问靳南霆:“你还想不想我帮你了?由我来出谋划策,保证你能够给盛一夏一个永世难忘的婚礼。”

    “这个不必,你只需要告诉我什么地方比较浪漫就好。”

    这个问题一下子就问住了楚文迪,他曾经也考虑过这个问题。甚至是调查了不少的地方,但是到最后都没有派上用场。

    因为被苏晓月提前发现了自己的求婚戒指,于是他就顺水推舟的求了。

    这么回想起来,还挺乌龙的。

    不过,楚文迪的心里也渐渐的有了一个答案。

    “什么地方浪漫并不重要,而是什么地方对你和盛一夏来说意义匪浅?有这样的地方吗?蕴藏了两个人特别多的回忆……”

    楚文迪剩下的话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他看到靳南霆的脸色有一点点的沉重。

    后知后觉想到他的记忆还没有恢复,楚文迪这才发现自己提了一个不怎么好的建议。

    认真的想了想,楚文迪及时补救:“不如,你旁推测敲的问盛一夏一下怎么样?可以借着想了解过去为由这样的。”

    靳南霆认真思考的这楚文迪的这个建议,他发现确实是可行的。而且盛一夏也不会因此起任何的疑心,对自己来说也能省事好多。

    当他准备采纳时,靳南霆就注意到楚文迪看着自己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你有话要说?”

    “有的……”舔了一下干燥的唇瓣,楚文迪声音虚弱的问道:“你的这个决定是深思熟虑后的考量吗?你真的想跟她结婚?”

    “你应该知道,结婚这件事对于盛一夏来说意义非凡。如果只是单纯的为了照顾孩子,或者只是为了尽一个父亲应尽的责任……”

    他还没继续说下去,靳南霆就已经听不下去了。

    “谁告诉你我只是为了尽责?”

    楚文迪的脑子一下子就完全卡壳住了,如果不是为了尽责的话,那就只能是因为爱情了。

    除此之外,楚文迪实在想不出来还有什么原因能让自己愿意跟另外一个女人捆绑在一起。

    哪怕是他失忆了,不记得之前发生过的事情,但是还是依旧再一次爱上了盛一夏。

    而且还是在这么短的时间。

    楚文迪心中感慨万千,语重心长的拍了拍靳南霆的肩:“挺好的,祝福你们。”

    “一夏她是一个不错的女人,值得你好好对她,所以前往不要辜负她,让她失望啊。”

    靳南霆没有回答,因为就算楚文迪不这么说,他也会这么做的。

    苏晓月从厨房里无意间看见了他们勾肩搭背的一幕,微微疑惑的挑了挑眉。

    这两个人什么时候那么亲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