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北苏清荷 作品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鉴定小石头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鉴定小石头

    “今天刚来,来这里拜访一下长辈,就遇见你们灵云赌场的人,算计我弟弟,逼得他发出武道誓言来证明自己。”

    宁北仿佛闲聊。

    其实宁小北也很好奇,这个白嫖了秀儿第一次的姑娘,到底有什么特殊之处。

    段雪冰贝齿轻咬薄唇,轻声问:“他还好吗?”

    “灵秀也来了!”宁轩辕说了句。

    段雪冰惊喜问道:“他在哪?”

    “冰儿!”

    段水流脸色铁青,今天问题的重点,可不是段雪冰的私事。

    而是段家的颜面问题!

    他们段家可不弱了宁家。

    段雪冰话锋一转,清冷说:“事起于赌场,那就以赌决定吧,你们赢了,此事今后两家谁也不准再提,若你们输了,便给我父亲认错,怎么样?”

    “正合我意!”

    宁北不想欺负段雪冰,名义上论关系,这个女孩可是自己二嫂。

    自己把秀儿的媳妇给打了,秀儿知道了还不得和宁北拼命!

    段水流脸色不好看,可是女儿已经这样说了,事情只能这样办。

    再者说,宁沧南也不弱。

    两人真要一战分胜负,不论谁死谁伤,背后都将引起两家巨头之战。

    到时候对两家都没好处。

    段雪冰葱白玉手微动,手中出现一副骰蛊,里面有六枚骰子。

    摇色子!

    很简单却传承千年的古老赌博方式。

    宁北从小到大,从未与人赌博过。

    他更深知,不赌为赢!

    不赌为赢。

    一旦登上赌场,便已经输了一半。

    就如同现在,宁北和段雪冰两人,胜率各自占了一半。

    胜率一半,同样意味着输了一半。

    段水流看向宁沧南,冷哼道:“既然是两家之赌,岂能没有彩头!”

    “自当奉陪!”

    宁沧南淡淡回了句。

    只见段水流指间微动,放在桌子上一块银色质地的东西,足有成人拳头那么大。

    “好大的手笔,这么大一块破灵石,罕见的很!”

    宁沧南一眼认出这件东西。

    那是铸器师做梦都想要得到的东西。

    炼制的兵器,但凡加入里面一小点,也就三五克这种东西,其兵器便有破灵的效果。

    破灵也就是能穿透气血化物。

    气血护罩这类防御,在破灵石面前犹如无物。

    可想而知,但凡绝巅武者的兵器,都想加入一点破灵粉末。首发l

    可惜这东西罕见的很。

    就算外界偶有流通,那也是被拍出极高的价格。

    宁诗函手中的两株千年老药,生长了千年的东西,都不见得有这么一小块东西重要。

    段水流平静道:“两家之赌,重要拿出点好东西,宁兄,请吧!”

    “这一局既然我来赌,你想下注,我自然与你对赌,牵连不到我二叔。”

    宁北的话很平静。

    但是段水流冷声道:“小子,不是我看低你,你知道这一块破灵石的价值吗?你身上有什么东西,能与我对赌!”

    “是你的功法,还是古武技,亦或者什么奇珍之物!”

    段水流唇角浮现一抹讥笑。

    宁轩辕冷漠道:“我哥身上的功法古武技,纵然给你,我怕你段家也不敢接!”

    “笑话,我灵云赌场开设至今,只要你敢拿上赌台,所有赌注我段家就敢接下!”

    段水流话语中,有一抹自傲。

    他们段氏的确有特殊的底蕴。

    只可惜要和他们对赌的人是宁北王!

    宁北王身上的功法,给他们段氏也不敢接。

    蜀山的蜀山剑诀,要是外泄了,蜀山禁地的那些老剑仙,恐怕能气的一本三尺高,将偷学蜀山剑诀的人,直接杀的灭门。

    还有唤灵帝诀,昆仑的太虚昆仑诀。

    外人谁敢染指?

    南极七十二巨头,惹不起帝主的!

    宁北轻笑间,拿出随身携带的一枚黑色小石头。

    段水流拿出一块石头。

    宁北也拿出一块石头。

    两块石头的价值,能一样吗?

    段雪冰蹙眉接过黑色小手,玉手猛然一沉,惊道:“好重!”

    “这是什么材质?”

    段水流猛然一看,也是没认出这件东西。

    宁沧南看到这件东西后,脸色陡然间剧变,目光惊疑不定,盯着黑色小时候看了许久。

    宁北轻笑:“二叔认得这件东西?”

    “不、不认识,不确定!”

    宁沧南不敢肯定这件东西,是不是他心中猜测的那件至宝。

    如果是的话,这件东西怎么会到宁北手中。

    要知道掌握这件东西的老前辈,那可是一尊惊天大人物。

    段水流不由动怒道:“小子,你自己都不知道底细的东西,就敢拿出来与我对赌?”

    “你的东西,虽然很珍贵,但我想这件东西,不会比你给的差!”

    宁北没有任何心虚。

    因为从小到大,那位帝主老师就给过宁北两件东西。

    第一件东西,就是唤灵帝诀。

    第二件东西,就是黑色小石头。

    所以宁北很想知道,黑色小石头到底是什么来历,又有什么用。

    毕竟自己带在身边,都已经好几个月,连小石头的来历和用处都没摸到头绪。

    这要是帝主老师知道了,肯定会笑话自己的。

    段水流拿起黑色小石头,根本看不透,冷笑道:“一文不值的废石,如何与我对赌!”

    “若真是废石,我宁家自当丢人,若不是废石,你灵云赌场的名声,自今天起恐怕要臭了,客人的宝物,在你那被鉴定为废石,今后谁还敢进你赌场大门。”

    宁沧南幽幽说了句。

    这话引起段水流的警惕,他眉头深皱,察觉到宁北这个年轻人,看似轻狂,却不是纨绔子弟,身上有一种从容的气质,仿佛无惧世间任何事情。

    这份底气,让段水流有些不安。

    他低沉道:“冰儿,今天刘老是不是来了?”

    “嗯,算算时间,现在应该到了!”段雪冰说了句。

    段水流果断道:“请刘老过来!”

    段雪冰立即动身回家,不出一刻钟,她就请来一位仙风道骨的白须老头。

    老头健步如飞,鹤发童颜,不满说:“冰丫头,你慢点,我这把老骨头都快被你折腾散架了。”

    “您快点,那边都快打起来了!”

    段雪冰拉着白须刘姓老头,来到了宁府门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