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泱容景湛 作品

第1076章 不顾慕离的感受

    “快,捂住口鼻,别吸入这种香味。”

    往往异香含毒,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可他意识到已经太晚了。

    暗卫们已经开始觉得头昏眼花,四肢虚软无力了。首领见此,大惊失色,急忙大喊。

    “快,运功逼毒,别让毒气侵入心肺。”音落,他首先运功逼毒。

    迎风而立的洛泱这才慢悠悠的掀开双闭,慵懒地睨向暗卫首领。

    “太迟了,你们已经中毒了!”

    首领脸色大变,运功逼毒的同时,额头已经沁出一层冷汗。

    但他依然不死心,仍极力逼毒,空气中的异香气味越来越浓,暗卫们抵不住毒气的侵袭,纷纷倒地。

    首领大急,刚才还沉稳的心竟有些慌乱起来,于此同时,他感觉自己身上的无力感越来越严重了。很明显,这些毒他根本没有逼出去。

    “怎么样?根本没有用吧!”洛泱再次扬起一抹笑。

    “你……你给我们下的什么毒?”首领强撑着意识问。

    “你放心,你们是公子的人,这些毒不会危及到你们的性命,它只会让你们小睡数日。”

    “你……你们竟还是不死心想逃走?”

    “不然呢?离开并非我所愿,自然得想办法逃离你们的控制。”

    洛泱解释至此,马车周围的暗卫皆已昏迷,独留首领还在强撑。

    但只有他自己清楚,他的意识也已经混沌不清,就连眼前洛泱的身影,也一分为二。

    “你们如此做,君上……会生气的。”首领强撑着意识如是说。

    洛泱闻言,与千亦雪相视一眼,各自从彼此的目光中看到了同样的想法。

    良久,她才幽幽道,“事到如今,我们已经顾不上公子的感受了!”

    “你们……你们……”首领吞吞吐吐,还没有说完话,便昏死过去。

    “太好了,洛姑娘……你是怎么做到?”

    她原本以为她们要摆脱这些暗卫的控制,免不了又是一阵厮杀。没有想到,洛泱竟不废吹灰之力,便解决了他们。

    “很简单,我衣袖上染有香粉,刚才我舞动双臂,那些香粉随风而散。毒气在空气中挥发,自然而然就被他们吸入心肺,导致中毒。

    “原来如此!”千亦雪赞叹不已。

    “阿雪,别说那么多了,事不宜迟,我们先离开这在说。”

    “好!”

    二人携手跳下马车,千亦雪又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不由道,“那我们现在该去哪里?”

    “王宫我们暂时是回不去了,又不能让公子知道我们并未回南国,否则定然引起他戒备。所以,为今之计,我们只能先找个地方藏身,等到公子大婚之日,再想办法了!”

    “这样也好,不过阿羽府中,我们怕是回不去了,那我们现在该去哪呢?”

    洛泱不由抬头看向天际,夕阳西下,天边晚霞漫天,映着整个大地都是金黄色,甚至为耀眼。

    “天色渐黑,我们只能就近找个客栈先落脚,其他的,只能明日再说。”

    “那我们走吧!”

    二人赶了十几里路,终于走到一处镇子,此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二人选了家客栈,又定了邻近的两间厢房,简单的洗漱过后,二人都早早的睡下了。

    月上中天,温度骤降,木窗外的露气一点点飘进房内。

    千亦雪拥被而眠,睡意朦胧间,忽然感觉有身影正不动声色的靠近自己。

    随着黑影靠近,沉闷压抑的窒息感竟铺面而来,压的她有些喘不过气。

    她本能的想睁开眼睛,想醒过来,但却发现,无论她怎么努力,都无法掀开眼帘。

    就在她为此感到紧张害怕时,那个黑影已经来到床前,她看不见黑影的样子。

    只感觉黑影站在榻边,一直静静地看着她,看了很久,方才缓缓坐在她身侧。

    随后,黑影朝她伸出了手,动作缓慢却轻柔,然后一点点移向她的脸颊。

    千亦雪心中大急,本能的想躲避,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完全使不上劲,虚软无力的可怕。

    为什么会这样?

    正当她焦急时,黑影的手已经落在她脸上,轻轻的抚摸,像是用尽了无限的柔情。

    恐惧夹杂着厌恶漫上心头,压抑的她几乎窒息,她使尽浑身力气,也无法摆脱黑影的手。

    “走……走开!别……别碰我!”

    千亦雪想说,却无法说出口,只能在心里呐喊,可对方根本无法听到她的心声,所以她的反抗根本无济于事。

    “救……救命!”千亦雪心慌急了。

    沉重的无助感,另她绝望,她喘不过气来的同时,浑身的血液瞬间逆流,冲击着她的心。

    那一瞬,她像冲破了封印了一般,猛地睁开眼睛。床榻前,根本空无一人,眼前哪有什么黑影。

    房内,烛火摇曳,忽明忽暗,目之所及,除了她自己,什么都没有。

    夜风从窗外吹进来,吹的门嘎吱作响,一点都不像有人进来的痕迹。

    难道,刚才的一切都是梦?

    可这一切未免太过真实,真实到像是刚发生的,就连现在,她仍心有余悸。

    她拭去额前的冷汗,才发现已经汗湿衣襟,她起身,换了件里衣才重新睡下。

    可刚才的一幕,记忆犹新,在她脑海里始终挥之不去。

    故长夜慢慢,她在无心睡眠,一夜都在为刚才那个似梦非梦的一幕纠结。

    所以,清晨时,她又一次陷入梦魇之中,梦里,竟再一次重复着那些画面,反复循环。

    不同的是,这一次她很清楚是梦,但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无法醒过来。

    她在梦境中挣扎,几乎耗尽心力……

    洛泱早早便醒来,不过以往都是千亦雪比她先醒,今天迟迟不见她来敲门,反而觉得奇怪了。

    于是,洗漱之后,她来到千亦雪房门口,轻轻敲了几下,没有人回应。

    “阿雪……”她低唤。

    可她等一会,房里依然没有千亦雪的半点动静,往常的千亦雪耳朵异常灵敏,一点声响都逃不过她的耳朵,今天是怎么回事?

    难道她不在房里,但她没有来找自己,会去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