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然 作品

第三百四十六章:无岁编钟

    眨眼的功夫,血竹、血梅、血兰便身死当场。

    方才,许凡从【灵笼鸟域】脱困的方式很诡异,那是一种福至心灵的感觉。

    八成是新得的技能【金蝉气运】起了作用。

    他忽忆千萍郡主,瞬间清醒。立刻感到【灵笼鸟域】的规则失去了作用。

    他抓住这一瞬间,使用【十方空步术】瞬移到了血竹身后,将三人击杀……

    月兔等人的视线还停留在鸟笼之中,尚且在惊讶黑人为何凭空消失了。

    直到血色弥漫,他们才反应过来。

    兰儿和许凡离得最近,她惊恐地将双手勾连,往外一拉,双手之间立刻出现大量的青色丝线,眨眼之间,便化作一只巨大的蚕茧。

    蚕茧之中,有一股蓬勃又极危险的能量涌动。

    梅儿、竹儿、菊儿配合十分默契,三人对角站立,勾动法诀,召唤出一座巨大的青铜编钟来。

    钟架上,共有五只与人等高的铜钟。

    梅儿大叫一声:“进钟。”

    月兔、梅儿、兰儿、竹儿、菊儿各钻入一座铜钟。

    只留下血菊一人孤零零站在外面。

    再看那蚕茧,突然裂开,从中钻出数不清的橙色虫子来,四散而去,似要吞噬万物,发出咯咯吱吱的声音。

    刚刚才冷却,弥漫在水中的泥块,竟被这些虫子啃锅巴一般,尽数吃去,速度快的惊人。

    这些虫子似乎不分敌我,对着编钟疯狂撕咬。

    编钟外的血菊瞬间被虫群吞没。

    她凝出的玄法护盾和【绝】连一秒钟都没有撑过就被虫群咬碎,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旋即整个人化作了血水。

    许凡也同样被虫群包围,这些虫子的牙齿极为锋利,竟然能轻松咬动他身上的【墨冰铠甲】。

    【膝仓】内的糖宝兴奋地嘶鸣起来:“吃吃吃……我要吃,这些虫子可以吃。”

    许凡心中一喜,命令道:“不用管我,撤了墨冰铠甲,你自由发挥吧。”

    糖宝立刻撤掉墨冰铠甲。

    许凡的身躯再次溶入水中,消失不见。

    糖宝化为千万只枣核大小的黑色虫崽,如庞大的鱼群,朝着那些橙黄色的虫子扑了过去。

    糖宝是虫形生物的克星,连深海墨冰都能吞噬,这些虫子也不在话下。

    黑色虫群闯入橙色虫群中,大开杀戒,肉眼可见橙色虫群被黑色虫群吞噬、消亡。

    编钟内躲藏身形的五人惊讶的目瞪口呆,月兔指着许凡消失的方向,叫道:“他……是羊生。”

    刚才,糖宝撤掉墨冰铠甲的时候,许凡的身形在水中出现了一个呼吸,众人看到了他的真容。

    “他去哪了?怎么凭空消失了?”

    眼见橙色虫群被黑色虫群吞噬,月兔的眼中终于有了惊恐之色。

    梅儿擦了把额头的汗水,安慰道:“殿下别怕,这编钟乃是一件秘宝,防御力相当于一品玄武技,除非不律强者,否则无人能破开。”

    “混账,本殿下何曾怕过?你以为我是月升那怕虫的废物?”月兔呲着牙,愤怒的咒骂着,催促道,“你们还不帮忙?蠢货,虫子要被吃光了。”

    兰儿的身子在哆嗦。

    她所召唤出的虫子,名叫“无牙蝗”,乃是一种来自秘境的奇虫。

    身形似蝗虫,浑身密布橙黄色鳞片。

    最奇特的地方在于嘴中并无牙齿,却极擅撕咬,断金碎石,少有它咬不断的东西。而且能够通过吞食金属进化,使身上的鳞片越来越硬。

    兰儿根本就驾驭不了这种虫子,每次使出这招,都需要其他三人召唤出【无破编钟】来避难。

    【无破编钟】最多可以召唤出七个钟。只是梅兰竹菊存了私心,只召唤出五个钟。把血菊晾在外面,变相的害死了她。

    每个钟都具备极强的自我修复能力,且攻防一体,被敌人攻击后会发出音波攻击,防御能力和攻击能力都相当于一品玄武技。

    无牙蝗倒是能咬的动【无岁编钟】,只是编钟的修复速度太快,它们始终无法咬透。

    往常的无牙蝗几乎是无敌的,所到之处,只剩下遍地尸骸。如今却被黑色虫群当食物捕杀,兰儿心中惊恐到了极点,她明白那黑色的虫群定是极为危险的存在。

    眼看所有的无牙蝗都要被吃光。

    竹儿再次拿起葫芦,吹出大量的岩浆。

    这一次,许凡早有准备,直接命糖宝释放了极寒气息。

    如今的糖宝,身躯比两个月前增长了十倍,能释放的极寒气息也是之前的十倍。

    狂猛的寒意从虫崽体内爆发,眨眼的功夫,方圆十丈的水全都冻成了冰坨,而且是蕴含了深海墨冰的黑色的冰坨。

    【火泥术】制造的岩浆遇到极寒气息,登时就冷却成石块。

    整座编钟被冻在冰坨之中。

    方圆十丈的巨大黑色冰坨,不受控制的朝着水面飘去。

    被冻在其中的五人,虽有编钟护体,也照样被寒意冻的牙齿打战,浑身颤抖。

    这一幕寒气化冰的奇景,让五人胆战心惊。

    许凡见冰坨要飘向水面,立刻使用【线】将冰坨捆了个结结实实,将其牢牢拴在河底。

    旋即,甩出十颗【墨冰丸】打向编钟。

    咚咚咚咚……

    巨大的爆炸声响起,黑色冰坨被打的千疮百孔,然而,那编钟却是毫发无伤。即便许凡尝试从编钟下方的空隙攻击,都无法伤其分毫。

    编钟却是发出了悠长的钟鸣声,震得河水沸腾起来。

    许凡措手不及,被钟音灌耳,只觉有千万柄尖刀在太阳穴之间来回穿梭。即便溶于水中也无法幸免于难,被震得五脏破损,浑身的毛孔都在往外渗血。

    水中顿时显出一个血人来。

    月兔见他浑身冒血现身,立刻咯咯咯笑了起来,叫道:“羊生,你藏在水中算什么本事?莫要做缩头乌龟,有种到岸上去打。我告诉你,这【无岁编钟】乃是一品法器,你是破不了的。”

    离得近了,许凡才听清楚那小屁孩是个女儿声。

    他震惊又迷茫。

    音波伤害,正巧是他的克星。【守灵人斗篷】无法抵挡,【天使的翅膀】也无法削弱其伤害。若是继续敲钟,他只会反受其害。

    而那“皇子”实际上是个女娃?那就是公主喽?大炎王朝的公主中,好像并没有异骨者啊。

    他咳嗽两声,喷出大量鲜血,慌忙吃下活愈丹疗伤,问道:“你是何人?与我有何仇怨?”

    月兔见许凡不停的吐血,极为得意,咯咯咯笑着,回答道:“告诉你,我乃是霓裳国九皇子,今日特来取你项上人头。”

    许凡顿时愣住了:“霓裳国九皇子?月升?那个只有小圆满境界的五星危险度?”

    月兔见许凡认得自己,愈发得意:“算你有些见识,不错,就是本殿下。”

    许凡眉头紧拧,诧异道:“我和你无冤无仇,为何要杀我?”

    月兔道:“本殿下想要杀人,才不需要仇恨,只看心情而已。你……羊生,最近好大的风头,只是这风头,太过碍眼,我看不惯,只有杀了你我才能顺心。”

    听他这么说,许凡顿时火起。这秘境之中的老仇人可是不少,这些老仇人都没敢找他报仇。这个乳臭未干的小皇子,竟然敢没事找事?

    他顿时暴怒,咬牙切齿道,“就凭你?”

    月兔敲了敲编钟,挑衅道:“你连【无岁编钟】都破不了,凭什么跟我打?”

    许凡冷笑一声:“我要破这编钟,易如反掌。你伸直了脖子等着。”

    他左手食指在空中画出“012”,开启了【阴阳域】。一道只有杯口大小的空间裂缝出现在他头顶,雨水从中落下,撒在他肩膀上。

    他以【鬼爪】凌空按在编钟之上,取得了其炼成阵。

    旋即,取出朱砂,在巨大的冰坨上画起图来。

    几个呼吸的时间,便画出了一座炼成阵图。

    他嘴角勾起一道诡异的笑容,高声喊道:“【分解法阵】,破。”

    顿时,一道闪电从阴阳域钻出,打在阵图之上。

    下一秒,编钟溃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