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夫的灯 作品

第六百五十六章 用计

    吴用自信满满地在背后运着内功,想要将自己身上套着的绳索震开,可是无论吴用尝试多少次,始终都无济于事。

    吴用惊恐地睁大了自己的眼睛:"怎么会这样!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吴用惊奇地发现,自己的内力好像已经使不出来了!

    由于自己有昏迷过一段时间,不难猜测,这段时间里,田三七对自己动了什么手脚。

    "怎么了大叔?方才不是还威胁小七吗?怎么如今却是这副面孔?"田三七故作惊讶道。

    小来在一旁看着田三七变脸的速度,啧啧称奇:"小七姑娘不愧是掌柜啊!暗戳戳地下手,表面上也能表现出如此的单纯无害。"

    不过这个男人,的确是个祸害!明明刚开始,只是为了来求药膳,谁也不能预料到,所有的变故,就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我警告你,趁早就把我放了!"吴用还想做一些挣扎,没想到他混迹江湖这么久,竟然还会在一个小娃娃身上栽了跟头!

    这让吴用怎能不气!

    "大叔,当初要害人的是你,如今被困的人也是你,叫嚣的人还是你,”

    “大叔你的事怎么就那么多呢?”田三七掏了掏自己的耳朵,有些不耐烦了。

    “大叔,说吧,您手上的药膳方子,究竟是从何处得来的?”田三七已经确定,这姓吴的人身份根本就不简单。

    “据小七所知,这京城之中,有能力有这些药方的,还姓吴的人家,可是不多啊!”

    田三七望向吴用的视线之中,多了一抹探寻的意味。

    “哼,如今,在下不过是小七姑娘手中的一只小蚂蚱,热评小七姑娘将在下揉圆搓扁。”

    “不过若是小七姑娘想要从在下的口中探听得什么消息,那小七姑娘还是免了这份心思吧。”事到如今,吴用也不做无谓的挣扎了。

    田三七也不气馁,毕竟大户人家的吓人,口风都是极严的,若是这一下子就能让吴用吐露事情,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大叔不愧是人中豪杰,很是硬气,倒是让小七有些惺惺相惜,不过既然小七和大叔道不同不相为谋,小七也就不便和大叔周旋了。”

    “小来,这几日,就让大叔再咱们这药膳楼之中好好休息吧,咱们这药膳楼宽敞,还是能够藏得下大叔的。”

    “也不用给大叔送饭,大叔可是有骨气的人,一定不会吃咱们送的饭的。”

    田三七拔高了音量,故意不看吴用,只对着小来开口。

    小来连连点头:“小七姑娘,小来一定会全部照办的!”

    看着两人旁若无人的聊天,吴用的心中很不是滋味:“田三七这女人的心还真是狠呐!怎么聊着聊着,居然连我的饭都没有了!”

    “这个叫小来的也没有眼力见儿,怎么能田三七说什么就是什么呢?这要是不给他饭吃,那这不是要活生生地饿出人命吗?”

    “不行!他一定要自救!”吴用在心中暗下决心。

    如若不是田三七在背地里下黑手,吴用也不会尽失,被一个小小的绳索给困住,吴用已经感觉到,自己现在已经开始浑身发软了。

    都怪这该死的田三七!

    吴用不知在心里面骂了田三七多少次了。

    可是当着田三七的面儿,吴用只能铁青着脸,想要张口,却又怕这女人不知还会拿出什么非人的手段来折磨他。

    吴用只能默默地吞下自己的满腹委屈。

    “少夫人,门外有孙乐大夫求见”齐辰的声音自门外响起。

    “来了,你让孙乐哥哥在楼下等我一下,小来,你先在这里,看着大叔,千万不要让大叔出什么幺蛾子。”

    田三七对着小来叮嘱道。

    小来重重地点点头:“小七姑娘,你就放心吧,这件事儿就包在小来身上了。”

    这可是小七姑娘第一次对小来委以重任,小来的心中,多了一种使命感,面色更加坚定了。

    田三七跟着齐辰一道匆匆下了楼。

    等到田三七离开后,这吴用的心思再次活络了起来,虽然田三七不好对付,可是这个叫“小来”的,似乎没有那么多的花花肠子。

    吴用的一双狐眸“骨碌”一转,计上心来。

    “那个,你是叫小来吧?”吴用对着还在望着田三七背影的小来喊道。

    “啊?大叔……您是在和我说话?”小来受到了吴用的惊吓,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

    吴用在心中默默地犯了个白眼:“这屋子里,除了你我,就没有别人了!”

    不过吴用仍是用自己认为最为亲和的消融,对着小来柔声细语地讲话:“小来啊,大叔看你一个小男子汉,干嘛要听一个女人的话呢?再说了,这女人明摆着就是把你当个下人看待嘛!”

    “要不你跟着大叔一起,大叔可是会很多的药膳配方,比起她田三七,可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呢!”

    “而且到时候,大叔会收你为关门弟子。”

    “你看,和大叔做的这笔交易,你可感兴趣?”吴用一步步地引诱着小来,只要小来稍有动心,他就可以逃脱了!

    果然,吴用察觉到了小来的眼神似乎有些炽热:“真的吗?大叔你真的会教给小来药膳的配方吗?这可是大叔的心血之作啊!”

    “当然是真的了!大叔什么时候会骗人呢?”眼看着小来就要上钩了,吴用的嘴角浮上了若有似无的笑意。

    “哼!田三七,你自己再有能耐又如何?你自己吃肉,你身边的人却只能喝汤,那就别怪别人背叛你了!”

    “看来你身边的人,对你的忠诚度,也不过如此了。”吴用在心中冷笑着。

    “那么大叔,小来能不能先拜师呢?”小来咂咂嘴,一脸天真地问道。

    吴用内心有些抓狂:“难道就不能先给他松绑吗?他现在这样可是很累的!”

    吴用的嘴角扯起了一抹牵强的笑意:“当然可以,不过小来,你让为师这般,是否有些不尊师重道呢?”

    小来歪着头想了想,用食指敲着自己的脑袋,随后恍然大悟:“哦!大叔,你是说,需要小来帮你松绑对不对!”

    吴用这才露出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小来,你很聪明,相信由为师带着你,你日后的名声一定会响彻大江南北的!”

    吴用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让小来放了自己了,可谁知,小来的下一句话,却让吴用心中的妄想破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