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7章:教针灸

    “小主……我们这么做是不是太鲁莽了?”身后的听雨有些担忧,小主子从来没有自己去别人家,他们出来也好一会儿了。

    天方药管那边会不会找人?

    然而听雨的话一说完,汤圆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听雨知道自己话有些多了,连忙闭上嘴。

    老者十分的激动,他自然是希望自己儿子能够学会的,可医术讲究天赋还有领悟,不是所有人都能想学就能够学成才的,不然的话大齐国也不会如此缺乏医者。

    还是那种有本事的大夫,有本事的大夫再加上自己有些医术,在大齐国是颇为得到尊重的,加官晋爵荣华富贵享之不尽,比考个功名还要体面几分。

    “爷爷大可放心,即便是令郎学不会,那也没事儿,凡事给自己一个机会,万一能学会了呢?”

    汤圆像个小大人一样,徐徐善诱,终于说服了老者。

    得知要坐牛车过去,听雨下意识的想要阻止。

    却被汤圆摆手制止,他甩动着小米袍子,做出了吃奶的劲儿,爬上了牛车,那模样特别的滑稽可爱,可是听雨却不敢笑出来,他们家这个小主子傲娇的很,小脸更是一脸正经,下意识的她觉得比小姐还难伺候,若是她现在笑出声或者上前去帮忙,肯定会惹小主不开心的。

    汤圆却十分的喜欢坐牛车,摇摇晃晃的走在山间的小路上,虽然盛京城繁华无比,可是在乡下的空气却清晰,再配上今天的阳光灿烂,即便是风有些凉飕飕的,汤圆儿依旧喜欢,他想起了跟娘亲在清水镇的日子,住在石坪村无忧无虑的过着生活,每天都能看到娘亲的笑脸。

    若是时间能够倒流,他宁愿做那一个从来都不长大的孩子,可是,现在他不能什么事情都靠着娘亲了,他是男子汉,这身板太小,只能把所有的心力都放在研究药丸身上,能够帮助到娘亲才是他最大的愿望。

    大概走了一个时辰,牛车很慢,不过阳光很灿烂,汤圆也没有觉得累,倒是听雨一直都精神紧绷,注意着四周的变化,时不时的帮汤圆整理一下披在外面的袍子和披风。

    “爹……你回来了。”

    远远的就看到了一个小院儿,还未进门,就有一个身穿灰色袍子的中年男子,开了院门迎了出来。

    “回来了快……快去烧水,倒茶给这位小公子暖暖。”老者看到儿子连忙吩咐的。

    刘东这才看到了坐在牛车上的两人,一个是长相出色的女子,十分干劲的样子,另外一个,这是穿着一身迷你月牙小袍的孩童,长得很琢玉雕的,特别是那双黝黑的眼睛,透着一股睿智和狡黠,这样的眼神,在一个孩童身上是极其少见的,他微微愣了一下,却还是热情的招呼。

    连忙转身去吩咐自己的媳妇,泡茶,拿暖炉过来。

    对于这么一家人的热情,汤圆儿觉得特别的怀念,越发的觉得像是回到了石坪村,他性格有些傲娇,可是却从不为难人。

    刘东和他的媳妇是个老实人,爹带回来这么一个,一看就是贵人家的小公子,他们诚惶诚恐的招待着,喝了几口茶,暖暖手,汤圆便让他们去准备,得知是要给自家老爹施针,还说要传授自己这一套针法,若非是从前些日子就知道,赠送神药的那个人是一个孩子,而且这家爹吃了此药丸的确有用,刘东还真不敢相信,一个四岁的孩童竟说要教他这些。

    知道这孩子的厉害,他丝毫不敢怠慢,得知能够学到真的针灸之法,不管是为了以后的日子,还是为了自己的老父亲,他都要好好的学,能够治好自己爹的病,这是他多年以来的愿望,也是他做儿子的孝心。

    准备好了一碗白酒,上了一盏油灯,在打了一盆热水放在旁边,汤圆让老者平躺在木板上,下面垫了一床被褥,屋子里面点了两盆炭盆,倒也不觉得冷,汤圆让老子脱去上衣,背对着自己,拿出自己的银针,银针是药馆都有备用的,不过汤圆的年纪小手也小,根本用不了,便差人去打造了一副,符合他自己的量身定做一套银针,二话不说便开始施针。

    刘东看着他驾驶,一颗心提了起来,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自己眨眼的时候错过了最关键的一步。

    汤圆也不在乎周围的人,每扎一针,随口解释为何要扎在这穴道上的关键之处。

    以其作用还有,还有病人会随之产生的不良反应和现象。

    似乎他对,这些都了如指掌,而且他所说的一切也随着他下针的速度一一灵验。

    刘东看的叹为观止,连连称奇,更是被面前这个下手又狠又准的孩子弄的心肝都提了起来。

    想到这里掌柜也就放下心,从而认真的看起谷溪的手法来。

    “那里不能……”

    “这个穴道不是……”

    “这……”

    “这位公子,到底你是师父还是我们家小主是师父?每下一针你就一惊一乍的,影响了我们小主下针,真是出了差错你上哪儿哭去?”听雨不耐烦的呵斥道。

    果然她的话音一落,一旁的刘东连忙闭嘴了,连连点头:“对不起,是我孤陋寡闻……我再也不说话了。”

    然而这边汤圆却一点都不受影响,虽然刘东说不再说话打岔,不过眼睛依旧瞪得死死的,看着他下针。

    每每下一针,刘东的眉头就不由自主的蹙起来,一阵心惊肉跳,他发现自己的常识都被颠覆了,自己虽然在医术上没有什么领悟和造化,可也把人体的每个经脉背了个滚瓜烂熟,虽然没有实则操作,却也知道,那些地方不该扎啊……

    那些密密麻麻扎满了银针的地方,真的都是穴道?若非不是确定趴在哪儿的爹还活着,他都在怀疑这针灸会一扎毙命!

    不过随着那下针速度越来越快,刘东很快就跟不上了,眼睛也跟着花了起来,预售他迫不得已,拿来纸笔,认真的记起来。

    饶是自己记忆惊人,可是也有些费劲,好几处都要反复确认才行,若是一般的人,怕是真的就记不住这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