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的卤蛋 作品

第129章 荣傲

    此时的张昭友父子三人,双手全部拷,披头散发的已然成了阶下囚!

    而就在昨夜之前,他们还是这河内郡之中高高在上的门阀老太爷,张开康更是这平田县中说一不二的县老爷。

    可眼下,他们彻彻底底的呆傻了。

    “父亲,怎么……怎么会这样啊?我们是不是完了啊?”被粗暴羁押住的张开康颤声问道。

    “父……父亲,这个吴大人穿的官服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啊,还有这么多官兵,他们都是从哪儿来的啊?”

    小儿张开和还没有成年,见识更是浅薄。

    张昭友颤声一叹,回道:

    “那……是京都长安朝官的官服。”

    “什么?京都长安的官?那……那不是天子的人?”

    “之前那可怕的锦衣卫,也说是皇权特许,这天子是不是早就知道我们要……”

    “混账!胡说八道些什么呢?”

    张昭友脸色突变,赶紧一声呵斥住,生怕小儿坏了大事。

    但……

    他的脸色还是陡然一变了。

    小儿的话提醒了他,当今的天子明显是早有防备,而这几手布局更是完全打他个措手不及啊!

    张昭友的计划里头,是昨日下葬大儿,今日便秘密遣送族内的几个嫡系根脉南下投奔魏皇!

    哪曾想,连夜被锦衣卫的人扣下,直接在山神庙里头关了一夜!

    不过!

    他虽然震惊,但还不至于慌到了手足无措的地步。

    “只要河内吏治文官还在,这天子就不敢把老夫怎么样!”

    “我平田张氏一呼百应同仇敌忾,没了我们,他哪里去求得人才治理天下啊!”

    “等进了平田县,我张门举出的两千吏员振臂一吼,到时候你还是得倒过来拜请老夫!”

    张昭友在心里暗暗道。

    三千官兵齐步行军,奔踏而去,声势极为骇人。

    那位京官特使锦衣华袍,可谓是显赫尊贵,就那么安静从容的走在了最前方。

    从接手到下令,那位京官特使自始至终没有多看张昭友一眼,甚至连审判询问的意思都没有!

    这让张昭友很是意外,内心愈发的不安了。

    这……这京官特使就不怕河内吏治崩乱?

    终于,张昭友忍不住了。

    他看着那位从容安定的京官特使,语气中带着几分底气和骄傲,沉声道:

    “吴……吴大人,老夫觉得……咱们之间可以坐下来谈一谈的。”

    “本官乃是天子授命、张相亲遣,你一介罪该万死之徒,和本官有什么可谈的?你……没有那个资格!”

    京官特使吴宣泰瞥了一眼张昭友,冷漠道!

    那姿态,那眼神,还有那个举手投足之间、念及天子张相之后的荣耀和尊崇,说散发出来的气势让张昭友再一次的震惊色变。

    他是门阀老太爷,举人无数,识人眼高!

    昨夜的皇权特许锦衣卫,今日的京官特使吴宣泰,这完全两类的天子朝臣身子上,却有着极为相似的共同点!

    忠!

    傲!

    因为效忠天子,所以荣傲的傲!

    倘若天子朝前的子臣都是这副姿态,那……

    张昭友不敢想了!

    “不!不可能!”

    “这天子藐视门阀,残暴无道,应该是朝堂臣心背离才对!”

    “为……为什么这些个长安京官却没有半点的震慑忌惮?为什么还是如此一副效忠荣傲的模样?”

    张昭友想不明白啊。

    他看着吴宣泰,忍不住又说道:

    “吴大人,河内大小吏员七成出自我平田张氏举出,显赫之时,公候辈出!而现在,他们就在平田县城之内,罢官怠政一日,这河内吏治就崩塌一日!”

    这不是把底牌交出来了。

    张昭友自信满满,此等大事,吴宣泰不可能不动容不忌惮!

    然而……

    “所以,你这老贼更该死了!”吴宣泰冷笑道。

    “你……你们就不怕吗?”张昭友红着眼质问,他开始失态了。

    有一种可怕的窒息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