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道儿 作品

第八十八章

    这天晚上九点,曾仕湖骑着自己新买的摩托车,一部3000多块的某品牌“刀仔”型摩托车!又来到彩虹桥头烧烤摊巡场。

    第三个月曾仕湖发了6800块工资,有了钱,他是实在没办法忍受那部破单车了,骑得满身汗不说,效率还贼低。负责一个镇的业务,一个镇地盘也是蛮大的,有时候客户有点急事需要过去处理,骑个单车半小时都不到,自己还被累得要死。

    所以曾仕湖想,只要第三个月工资发下来,立马买部魔托车先!当年开部摩托车也还算有点点“威”!年轻人嘛,肯定都有点好面子,一帮同事去吃饭,个个都是屁股冒烟的摩托车,就自己骑个破单车,效率低不说也实在是另类不合群。

    至于开摩托车,他刚做业务第一个月练君昊用五分钟就把他教会了,这玩意比骑单车更稳更简单,不过离合,油门,挂挡!

    就连开摩托车的e照,曾仕湖在一个月前也拿到了。

    买了摩托车后,曾仕湖还是蛮高兴的,拿到车后,他就一个人从石基开到莲花山,又从莲花山开回石基,一个人无所事事地开着飞驰好玩!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开着摩托车吹着秋风飞驰的感觉实在是太爽了!而且现在一个月工资可以拿到6-7千,在曾仕湖眼里,这份工资几乎可以算是“出人头地”了!回到曾村说出来都能吓着人,比奋斗了十年的大厨,村上打工仔的标杆曾仕琪都还高。虽然他自己知道,这份工作工资虽高,但花销也大,省不下几个钱,所以跟朋友们打电话聊天,他只敢说一个月3-4千块,不敢说那么高。

    不过哪怕就算3-4千,也足以让在柳州的曾仕友,曾仕雄们羡慕不已了,他们都还拿着1500以下的工资呢!

    唉!当时不写那分手信就好了,崇敏一定能看到自己今天的成就。而且曾仕湖估计,他现在的成就只是刚开始呢,自己才22岁,做业务才3个月,就能拿到这个工资,以后肯定前途无量,现在的自己,才刚刚起步呢!

    但现在说这些还有屁用,崇敏都打算跟人家结婚了,即使没结婚,那也肯定是跟别人同居了。

    唉!想想自己的爱人跟别人缠绵,曾仕湖都觉得一阵揪心和酸楚,那种心情可是没办法用语言表达出来。

    但好像也不能怪她,谁叫自己当年小题大作,写那什么绝笔信给她呢?现在自己不是好好的么?哪有快死的迹象,踩单车一天踩40-50公里都没问题,劈酒起来5-6瓶都不在话下,每天都精神抖擞的起来上班,健康得像头牛一样,看来自己真的是那次被吓着了,病得那么突然那么严重,搞得自己想得太多。

    廖晓静也回家了,不过对于廖晓静,曾仕湖感觉始终不是很来电,男人嘛,都是“视觉动物。”曾仕湖总感觉,浓眉大眼,大盘子脸,高高大大的廖晓静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而且两人又没有共同话题。

    用当年流行的话说就是不来电,没feel,否则的话,和曾仕湖相处那么久,曾仕湖早就让她“姑娘变大嫂了!”曾仕湖承认自己并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只是因为不来电,当时又还牵挂着赵崇敏,所以两人关系虽好,却一直没过界。

    “湖哥!新买了部摩托车啊?很漂亮哦!花了多少钱呀?发了工资就买车呀?这个月发了多少工资呀?”

    罗雯雯看到曾仕湖骑着部新刀仔摩托车过来后,跟他打招呼说道。

    “是呀,没多少钱,比昊哥那部便宜多了,才相当于他的三分之一,三千多一点。发工资才买得起呀,发了差不多七千。”

    “哇!工资好高噢!一个月比我四个月工资了,我也调去做业务算了。”

    “女孩子做不了的,一大堆的事情,天天出去抛头露面的,有时候还要受人冷眼。你看我,晒得黑得像什么一样了,黑得像个炭头了。”

    “黑才阳光健康嘛!我不喜欢那种小白脸类型的,感觉湖哥现在穿的越来越有型、越来越靓仔了噢,怎么样,今晚请我喝喝酒呀,好久没喝酒了。”

    “喝酒不是小问题嘛!阿萍呢?今天怎么没见她上班。”

    “一个月休四天呀?她今天休息,跟促销主管说了的,没跟你说吗?”

    “哦!说了,我忘记了,她发了条信息给我了的,你说我才想起。”

    其实狡猾的曾仕湖早就知道阿萍今天休息了的,做为他场所的促销,休息是必须经过他的,他是故意有此一问,开部新摩托车过来晒晒,看看鱼上不上钩,试试这些502粘不粘他。他可不怕到时候扯不掉,因为他根本没计划要扯掉。

    几年的社会磨炼,也让曾仕湖在各方面成了务实主义者。他知道,思想上的好高骛远,天马行空是一码事。但是做工作,事业,婚姻,又是另一码事。做人还是要务实,既然崇敏已经不可挽回,那自己身体也无恙,干嘛不找一个女朋友呢。

    如果找女朋友,非要找一个也能跟自己讨论意思形态的东西,喜欢看《史记》,《庄子》等古籍的。算了吧,曾仕湖估摸着一千个女生都不会有一个,女生不都差不多嘛!有点虚荣,想嫁条件好点的,喜欢赚钱能力强的,这是人之常情,是“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和向往嘛!”

    “想吃什么烧烤,你去点吧,我喜欢吃生蚝,帮我点一打生蚝过来吧,啤酒先拿四瓶纯生吧!”

    没一会,一打生蚝就上来了,刚烤好的热滋滋地把里面的油水都溅出盘子上,放着点蒜蓉,辣椒,冒着香气惹人流口水。

    罗雯雯也点了一些鸡翅,鸡腿,韭菜,玉米。两个人在一张小桌子面对面坐着,又喝了起来。

    “湖哥!你真的没女朋友吗?见你蛮优秀的呀,我们去开周会,促销主管和陈主任都经常提起你,说你做事很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