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山之下 作品

第279章 缘由

    苏程也很好奇,到底是为何打起来了,他转身问道:“你们知不知道为何起了冲突?”

    周围的百姓纷纷摇头:“不知道啊,我们跑的时候就看到番人正在打人,哪还来得及问原因啊,撸起袖子就冲上来了!”

    虽然很多人掺和了进来,但是却并不知道为何打起来。

    遇到这种事还需要问明原因吗?

    “下次别撸袖子了,多耽误功夫!”苏程笑道。

    旁边的百姓虽然鼻青脸肿但是却尽皆笑了起来。

    旁边的禄东赞听的很是无语,我这个吐蕃大相还在呢,你们是不是太有恃无恐了?

    卖酒的小二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激动道:“公爷,公爷您可来了,您可要为我们做主啊!是那些番狗先动手的!是他们打了我们,还要砸店,街上的人路见不平这才拔刀相助。”

    苏程也认了出来,这不是自己店里的小二吗?原来这场打混战竟然还是因自己的店而起,那他还真是没掺和错!

    这么说,他赔付诊金也没错,这些百姓算是在帮他呢。

    只是,吐蕃人竟然嚣张成这样吗?竟然还砸店?

    “到底怎么回事?仔细说来!”苏程问道。

    “公爷规定烧刀子美酒一人就只能买一坛,那吐蕃人非要多买,小人不许,他就打小人,还扬言要砸店,哦,他还辱骂公爷!”小二义愤填膺道。

    一听苏程顿时就明白了这场冲突因何而起,他有规定,一人一次只能买一坛酒,这样的目的是为了让更多的人能买到酒。

    一直以来都没人置喙这个规矩,即便是长安城中的豪门谁不给苏程面子?无非就是多派几个人排队买酒罢了。

    这些番人肯定也是在自己的底盘作威作福惯了,所以一时受激就动了手,觉得自己是堂堂使节,打个升斗小民不算什么事。

    但是,即便是大唐的升斗小民也不是番人能够欺负的!

    “说说,那吐蕃人是怎么辱骂我的?”苏程面无表情的问道。

    “他,他骂公爷被追的上蹿下跳,是狗一样的东西。”小二小声道。

    苏程听了转头看向禄东赞似笑非笑道:“大相听到了吗?没听清的话,可以让他再说一遍!”

    禄东赞叹了口气道:“这毕竟是他一面之词,言语冲突绝非一人之错,当然我手下的勇士确实性格冲动鲁莽,如果真是我手下的错,我必会严惩给郡公一个交代。”

    一面之词?苏程用脚踢了踢正蜷缩在地上呻吟的一个番人问道:“我看你不像是吐蕃人,你说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番人忍着疼痛哭诉道:“我不知道啊,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正排队买酒呢,突然就人冲上来打我,我是不得不还手啊!”

    苏程一听顿时就明白了,这人可能是受了无妄之灾,毕竟都打起来了,谁还能分的清这些番人都是哪个族的。

    “郡公,可要给我做主啊!”

    我给你做什么主?苏程很是无语:“这你得找打你的人,他可能是和你有仇吧?”

    倒在地上的番人都快哭了,第一个冲上来打他的人,他哪儿知道是谁啊?上哪儿找去?

    再说了,他来长安才几天啊,怎么会有仇人?

    数十个捕快朝着这边飞奔而来,当先一人正是长安县的县令。

    收到消息的时候,长安县的县令也是大吃一惊,番人好大的狗胆竟然敢当街行凶!

    但是当他带着这些捕快们赶来的时候,发现似乎混战已经结束了。

    地上躺着很多受伤的人,有长安的百姓,有番人,更让他吃惊的是,安康郡公也在,而且对面还有数十个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