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纸赊墨 作品

第一百一十七章 浓情蜜意

    顾焕偏头看着楚萧那一双眸子流光溢彩,便知她心中一定是十分激动的,偏头盯着楚萧的侧脸看,目不转睛。

    楚萧端看着面前的人马就这样激烈的交锋着,一个个振臂呐喊的模样确实鼓舞了楚萧一颗蠢蠢欲动的心。黑暗中楚萧默默点了点头,刚要向前踏出一步,那手却被顾焕狠狠握住。

    “我问你话,你为什么也不回答!”顾焕握紧她的手大步向前与她并肩而来,声音中带着半分的恼怒,今日她对他的话总是充耳不闻,就像是他欠她的一样,他已经十分克制了,不想再和她争吵。

    “想。”楚萧抬眼看着面前的盛况,一个想字却是清晰明了。

    话音刚落便被顾焕拽着向前,二人分别上了马,一个着蓝色骑装,一个着红色骑装,楚萧握紧缰绳,整个人就觉得不一样起来,就好像生命一下子比往常鲜活了一些,甚至有了在无川与斯意、洛川赛马的痛快之感。

    楚萧高呼一声:“驾!”很快便一马当先冲了进去,顾焕看着她扬长而去,那靓丽的身影在篝火的映照下显得那么迷人,英姿飒爽,这便是楚萧啊,那鲜活的模样,顾焕垂下了眼眸,打马而去。

    场面愈加热闹起来,一伙人围着雪球拼命抢夺起来,楚萧感觉到每一次挥杆都让她通体舒畅,兴奋不已。很快便与那些零国将士缠斗在一起,嘴上也大呼着:“今天要杀你们个片甲不留!”

    越玩越尽兴,只是顾焕却没有平日那么尽兴,他的眼神没有离开过楚萧,在人群中一直紧锁着楚萧的身影,只为她担心着,这比赛便也少了些尽兴,多了几分小心翼翼。

    这时,混乱争夺间,楚萧的马被对方两匹马裹夹着,逼迫她松开那个雪球,只是楚萧握着杆并不想,这时候三匹马暗自较真打了起来,马头一扬,楚萧狠狠被摔下了马背。

    “萧萧!”顾焕见状,立刻翻身下马向她奔了过去,看着楚萧背对着她,低着头,顾焕心里慌乱不堪,他以为萧萧是受伤了,慌忙去抱起她:“萧萧,哪受伤了,大夫!叫大夫来!”顾焕偏头高声对周围的将士道。

    谁知下一刻楚萧却放声大笑,推阻着顾焕,眉眼弯弯,双手抱拳:“各位的确是零国的好男儿,那武艺叫人佩服!”

    “只不过我楚萧眼里从来就没有服气认输四字,再来,我绝不会让你们如此轻易将我击下马!”楚萧说着便偏头看了一眼站在原地微微发愣的顾焕,然后上前几步摸了摸马头再次翻身上马。

    “夫人真是好性情,再来便是!”不知队伍中是谁高呼了一句,周遭的人立刻起哄了起来。

    “我们可要对夫人下手轻一些,不然将军可是要心疼的。”

    “可不是,可不是,你们看将军的脸色铁青,定是动怒了。”又是一阵轻松简单的嬉笑。

    楚萧见这些将士称呼她为“夫人”,身子微微一顿,只是很快便再次调转马头,冲进人群中。

    顾焕扬眉看着队伍里嬉闹的将士,高声道:“给我尽全力玩,别惹夫人觉得胜之不武!”说罢顾焕再次上了马,追随着楚萧的身影而去。

    队伍里再次喧闹起来。

    最后楚萧这支队伍赢了这场略带嬉闹般的比赛,将士们将他俩围在中间,看着篝火喝起来零国的烈酒,这酒啊真是烈,楚萧刚刚下了喉咙便感觉到了如同火烧般的热烈。

    这样的酒又叫她想起了渝国那清冽温柔的酒,一时有些怀恋,便握着酒馕大口灌了下去。

    顾焕皱着眉,看着楚萧的侧脸轻声道:“少喝些吧,零国的酒到底与你们渝国的不同,烈酒,烧胃的。”

    楚萧轻轻点了点头,然后看着顾焕莞尔一笑,当着顾焕的面把酒馕倒过来,咧着嘴,轻轻晃了晃酒馕,带着些孩子气道:“顾二,你看,没了,没了。”

    借着那火堆散发出来的火光,看着楚萧那略带孩子气的话语,没有争吵没有互相刺痛,顾焕看着楚萧的侧脸是那么的柔和,就像是一个陪伴他多年的心上人,顾焕像是被迷住一般伸手揉了揉她头顶的软发,笑着道:“没了,都给萧萧你喝没了。”

    楚萧慢慢前倾身子,想要抢过他左手拿着的酒馕,顾焕微微向后一伸,楚萧满头扎进了顾焕的怀里。

    楚萧的脸有些微微泛红,脸就这样在顾焕的怀里蹭啊蹭,那手还是不知停歇,在够着顾焕手里的酒馕。

    顾焕将酒馕向后一丢,稳稳当当将楚萧抱在了怀里,拍了拍她的后背:“都和你说了,这酒那么烈,怎么说也不会再给你喝的,不然明日你又要头痛。”

    楚萧在顾焕怀中蹭了蹭,胡乱伸手扒着顾焕的衣裳,双手环在他的脖子上,然后从怀中探出头来:“不给喝就不给喝,顾二......”话还没说完,楚萧却咯咯咯咯的笑了起来,笑着笑着打了个轻隔,楚萧那小脸越发的红润了,慌忙将脸再次埋进了顾焕的怀里。

    这周围的将士见将军和夫人腻歪成这个模样都七嘴八舌的叫嚷起来,顾焕一记肃杀的眼神叫他们立刻安静下来,该喝酒的喝酒,该耍剑的耍剑,都不敢再将目光放在顾焕与楚萧身上。

    不多时楚萧又探出头来,话语中有些委屈:“顾二,你的身上有汗臭味,哎,真难闻。”楚萧说着便朝着他吐了吐舌头。

    顾焕一时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伸手捏了捏楚萧的脸,咬牙切齿道:“那你还不是在怀里蹭了许久。”

    顾焕说着像是报复一般也是低头闻了闻楚萧身上,伸手在她的腰侧上暗自挠了挠痒。

    “嗯,萧萧身上也是一阵汗味呢。”顾焕张唇要说出后面一句话时却被楚萧伸手捂住嘴,恶狠狠道:“不许你说!”

    顾焕看着楚萧那鼓起的嘴角,伸手戳了戳然后轻轻点了点头。

    楚萧这才放下自己的手,谁知顾焕下一刻便伏在了她的耳边轻声道:“你让我不说就不说吗?就算是汗味,也是泛着一种淡淡的清香。”

    楚萧浑身一震,然后便伸手扭顾焕腰间的肉。

    “好了好了,我们回去吧,现在也有些晚了,回去洗洗早点睡吧。”顾焕说完便抱起楚萧,然后偏头看着众将士,高声道:“兄弟们继续畅饮,这些酒钱全部算在我头上,我就先回去了。”顾焕说着便稳稳抱着楚萧上了马。

    身后很快又是一阵大笑,有的将士直接大声道:“软玉在怀,将军好走!我们就不送了。”

    “那可不是,春宵一刻值千金!”

    楚萧在顾焕的怀里窝着,伸手打了哈欠,有些困了,那铺面而来的寒风刮到她的脸上实在有些疼,楚萧不禁抬手拽住顾焕的大氅将自己包裹起来,顾焕手里握着缰绳看着楚萧哈欠连天的模样,笑着道:“再坚持一会,快要到了,你要是真的困了就先靠在我怀里睡一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