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凶一条狗 作品

第22章 大同

    皇帝老儿的赏赐很快下达,并诏令天下,同时派出了大量工匠,给侯永于陶山郡修建王都、王宫,名义上,将帝国西疆、南疆都交予了他治理。

    当然,侯永也投桃报李——当然主要还是懒得管这些破事儿——因此早就下达命令,一应决断,所有官员,都依旧由朝廷任命。

    包括王庭的王相等一应直接辅佐于他的高官。

    这方世界的王,与两汉之王着实相似,虽然少了裂土而王的实质权柄,但名义上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一样没少,有着王宫、王庭、王官等。

    甚至两汉时期的诸王的正妻也不叫王妃,而叫王后,嫡母叫王太后,嫡子为王太子,比之后世王爷在名义上要来的“高贵”许多。

    而这方世界也是如此,侯永被封王,其母宁氏便成了王太后,其妻岑杳便成了王后,嫡子侯琰为王太子。

    次子身份略尴尬点,依旧是竹淑侯世子。其父更尴尬,皇帝思忖再三,只得破天荒的给他封了个“王太父”这等有些不伦不类的称号。

    毕竟叫太上王的话有些僭越了。

    以这方世界的生产力,王宫其实很快便修建完成,皇帝冒险,亲自莅临陶山郡,为其加冕,出席其初次开庭。

    尔后侯永便又分了一道道果分身坐镇王庭,本尊依旧常驻京畿,为大将军镇压天下气运。

    三月后,天下群雄入京,对朝廷表示臣服。

    皇帝抓住机会,褫夺了州牧的军权,将州都尉这一职由州牧一系中直接剥离出来,由朝廷亲自任命,且只掌握嫡系三十万部队,大军军权化整为零,一层层稀释掉,尽可能将他们造反的风险降到最低。

    并按照侯永先前的做法,将军队中的军、政二权剥离,将军掌军事与训练之权,正委负责思想建设等政权。同时正委采用迁官制,即这些官员不但由朝廷直接任命,且都由他地调集而来,任满一定年限后复又调离换岗。

    军队思想建设方面,着重强调服从上级命令而非服从某一人的命令,防止相对评判的指挥层调动过大影响军队的战斗力。

    同时侯永与三大将、五将军等一并合作,制定出了一套相对完善且统一的指挥训练等方式方法的标准法,避免指挥训练将领素质良莠不齐导致部队战力起伏太大。

    简而言之便是将军队训练化为一套标准,成为了近似于流水线的产物。这么做虽然不可避免会影响精锐部队的战力,但却能保证普通军队的素质,总体而言还是利大于弊的。

    毕竟精锐部队只要剥离出来单独训练就好了。

    朝廷重新掌握兵权之后,皇帝底气足了许多,真正拥有了掀桌子重新瓜分蛋糕的实力,便以五府为首,重新制定了一套改革手段,将天下目前的烂摊子砸碎,重肃天下。

    改革五年,颇有成效,掌控着五龙镇柱的侯永便明显感觉到其威能强大了不少,甚至已经勉强能威胁到如今的他了。

    由此可知,帝国气运,已然强大了许多。

    又两年,皇帝无能承受庞大的帝国气运,忽然病倒,虚弱无比,当即急召五府入宫,行托孤事宜,命太子监国,尔后退居幕后。

    帝王病重之时,其实也是太子最为危险的时候,这会儿的皇帝极端多疑,患得患失,甚至可能变得昏聩无能,好谋无断而又刚愎自用,许多太子实际上都是在这个时候被废的。

    是以太子监国看似荣宠无限,实则他也战战兢兢,生怕做错半分,引得皇帝不满甚至生出猜忌。

    好在侯永需要稳固的天下,若太子被废,诸皇子夺嫡,天下说不得又得陷于混乱当中,是以坚定的支持着他。

    一年又七月,皇帝驾崩,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