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胡子的猫 作品

第九十四章 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啊!

    你没事吧?”

    秦芸赶紧上前将他扶起来。

    “没事。”

    夏仁握了握拳头。

    结合刚才的系统提示,这种情况似乎也不难理解。

    “这应该是无根之水的后遗症。”

    他闭上眼,仔细感觉了一下。

    身体内,好像有一股微凉的液体,在四处流动,但唯独到了脖子的时候,就被什么东西挡了回来。

    脖子再往上一点,就是触手所在的位置。

    看来两种东西并不相容。

    刘秀秀还端着枪,脸色戒备“你刚才说了无根之水是吧?”

    也难怪他会这样,毕竟在两天前,刚有十几名后勤人员因为无根之水而死,连一丝反抗能力都没有,他对于这件收容物,有着深深的恐惧。

    尤其刚才夏仁的表现,除了没有哑着嗓子喊两声,几乎跟那个被操控的女子几乎一模一样。

    这把散弹枪对于自己毫无威胁,大概是欺负惯了,夏仁反倒感觉他这一认真的样子比较可爱,走过去,说“医院不是说话的地方,这件事等回家我再跟你解释,你先把枪收起来。”

    夏仁说着本来是想要拍拍他的肩膀,但鬼使神差的,手却落到了他的胸口上。

    这下,屋里所有人都愣住了。

    刘秀秀对他本来就没有过多的防备,也以为是要拍肩膀来着,因此这一下,没有躲开。

    夏仁手指还抓了两下。

    刘秀秀脸一下子涨的通红,“啪”地拍掉他的手,连退了好几步,边退边说“死变态!你干什么!”

    夏仁则看着自己的手,若有所思。

    他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刚才他在第一时间就要收回手,结果手臂却不停使唤,反而还变本加厉的抓了两下。

    刚才下床的时候也是,他本来想走路,却变成了在地上爬。

    秦芸在后面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看向刘秀秀的目光,不免有了些警惕。

    “先回家。”

    夏仁再次说。

    秦芸跟着他一起走出病房。

    刘秀秀顿时不干了,追上他“你对我做了那种事,就想这么糊弄过去吗?”

    楼道里几个路过的病人和护士纷纷回过头。

    “那你想要怎么办,要我对你负责吗?”夏仁心里想着其他事,随口说。

    这话听起来多少有点歧义。

    刘秀秀有点生气“那你总要给我一个说法吧?我可不能被你白,白摸……”

    “你一个男的,被我摸一下胸口怎么了?”

    “那也不行!”

    “话说你该锻炼了,一点胸肌都没有,柔弱的跟个娘们儿一样。”

    “呀我要杀了你……”

    闹腾着回到家中,夏仁先去卧室换了一件衣服,刘秀秀坐在沙发上等。

    不一会儿,夏仁出来,换成秦芸进去,很快身上就换了一件裙子出来,还在夏仁面前转了一圈,问“好看吗?”

    说这话的同时,她眼睛余光还看了一眼旁边的刘秀秀,心里暗做比较。

    “嗯,好看。”

    夏仁点点头,有些疑惑的问“你不是不能换衣服吗?怎么现在又能换了?”

    “这是我这两天让秀儿帮我买的衣服,有实体的,不过也只能在家里穿,到外面就不行了。”

    夏仁想了想一套衣服凭空在外面走的景象,嗯,确实是很惊悚。

    不过这样以后岂不是看不到大白腿了吗?

    一想到这儿,夏仁又有些遗憾

    他转头看向刘秀秀,却发现对方低着头,脸色很红,便问道“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

    刘秀秀不敢说。

    他尚且稚嫩的心灵正遭受着风暴的洗礼。

    他们是姐弟对吧,是姐弟对吧?!虽然是前面带了一个表字,但是姐弟啊!

    那为什么会在同一件卧室换衣服?

    他们难道……

    不,不对,这应该是巧合,说不定里面是两个隔间呢,对,一定是这样,他们是‘鬼’,所以特殊一点也可以理解……

    夏仁怎么也想不到,他竟然会误会这种事。

    他把能说的,比如无根之水和那个面具夏仁把自己带到秋鸣山上的事都讲了出来,秦芸也在一旁听。

    “所以你是说,无根之水现在在你体内?”

    刘秀秀长大了嘴。

    那可是euclid级收容物,而且危险性极高,基金会需要专门针对建造特殊设施才能够收容的东西,竟然被他喝下去了?

    他一开始不是被人差点一头就顶死了吗?原来这么强悍的?

    “那你……”

    “不是没有后遗症的。”

    夏仁说“我现在的身体有时候不受我的操控,但是脑子是很清醒的。”

    秦芸在一旁思考了一会儿,才说“如果按照你说的,你跟那个人大战几千回合,从地上打到天上,又从天上打到地上,最终对方力竭而亡的话,那团骨灰应该就是他的了。”

    “骨灰?”

    夏仁还不知道这件事。

    刘秀秀解释说“送你回来的那些人说,在你昏倒的身边,还有着一团骨灰,只是当时风大,都给扬了。”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