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祈十弦 作品

第三百三十章 撕碎宿命之人

    “……贝尔纳迪诺大师。”

    龙井茶忍了很久,才勉强将腹中翻起的呕吐感强压下去,恭敬的像老人问好。

    要申明的是,并非是他本人对贝尔纳迪诺·特勒肖有什么意见。

    也不是贝尔纳迪诺的言语刺激到了他。

    仅仅只是,极为强烈的恐惧感。

    那并非是人类的眼睛——

    在缠满枯黄色绷带的面庞下,那些黑色的符文如活物般流动着。像是细小的蟑螂在地上爬行,发出近乎微不可闻的窸窣低响。

    ——而在绷带的缝隙中,显露出两颗稀世的宝石。

    并非是比喻。

    不是说像安南那种,瞳孔如宝石般美丽……也不是卡芙妮那种,看上去给人以人偶般感觉的双眼。

    而是,货真价实的宝石。

    其中一颗是鹌鹑蛋大小的,有着极多切面的蓝宝石。无论从任何角度望过去,都能看到宝石正中间悬浮着的,一枚纯白色的、孤零零的符文。

    而贝尔纳迪诺的左眼,是一颗质量极高的、有眼球大小的金绿石猫眼。平直而均匀的亮金色眼线竖直着,似乎往外稳定的闪耀着光芒。

    透过绷带,龙井茶隐约可以看到,贝尔纳迪诺的眼眶、已经变成了金色的宝石底座。

    他身上覆满绷带,像是火灾现场中存活下来一样。自然是没有戴戒指、项链、手镯的地方。

    或许这镶嵌……或是用其他手段固定在自己眼眶上的金色宝石架,就是他的诅咒承载物吧。

    如果老人端坐在那里不说话,任谁都不会以为这是活人吧。

    光是被老人的两颗宝石之眼注视着,龙井茶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忍不住的颤抖着。

    那种感觉,就像是穿着毛衣、在冬天迎着劲风走路一样。

    从胸口到后背,都被彻骨的寒意所侵蚀。

    ——那或许并非错觉。

    “不要欺负我的学生。”

    突然,克拉伦斯低声开口道。

    他抬起自己的右手,虚虚指向龙井茶。

    那一瞬间——龙井茶敏锐的感觉到,自己胸前的那股冰冷感突然消失了。

    龙井茶隐约看到,克拉伦斯那纤长而锋锐的指甲尖端,隐约闪烁着幽蓝色的光辉。

    ……那是什么?

    “看来你对他很满意啊。”

    贝尔纳迪诺嗬嗬的低声笑着。

    他的笑声干瘪而沙哑,一点都不好听,如同演技不好的演员的假笑一般。

    “那是贝尔纳迪诺大师豢养的灵体,它刚刚握住了你的心脏。”

    像是读懂了龙井茶的疑惑,克拉伦斯对他简短的解释道:“你现在的灵魂位阶太低,还看不到它们。

    “夺魂学派除了擅长对情感、记忆、感知的操控之外……同样也擅长对‘灵魂’本身的控制。而贝尔纳迪诺大师,就是专精于控制魂体的‘承灵僧’。”

    克拉伦斯冷静的陈述道:“大师的两只眼睛中,一只可以摧毁、吸取、束缚他人的灵魂,而另外一只则奴役着数以百计的灵魂。

    “如果你的位阶再高一些的话……就可以看到大师身后推动轮椅的幽灵了。”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他的双手缠上绷带也能操控轮椅吗?

    龙井茶心中恍然大悟。

    “呵……已经能看到拉露丝了啊……真是不错的才能。”

    但老人却只是再次发出了嗬嗬的笑声,极缓慢的低声说道:“‘其他的承灵僧’……我可以将其视为……你给我的答案吗?”

    “这就是我的答案。”

    克拉伦斯平静而认真的答道:“您知道的,我无意于此。我有自己的道路。”

    他说着,举起自己右手的食指,指节微弯:“我不会将您来过这里的事说出去的。但如果您再不离开,我就只能汇报给塔主了。”

    像是在空中写字一样,他所心爱的长指甲尖端亮着荧光,在空中飞速划动着、留下一道道湛蓝色的幽光。这些光痕在龙井茶的视野中隐约的残留着,组成了一个有些复杂的符文。

    “呵、呵、呵……不必如此,克拉伦斯。这不是强迫……而是邀请。”

    贝尔纳迪诺依然蜷缩在轮椅中,发出他那标志性的干枯笑声,极缓慢的说道:“你若是不同意……就当我今天没来过吧。”

    他说着,身下轮椅突然自己转动了起来。

    龙井茶突然感觉自己身上再度传来了熟悉的阴寒感——一股柔和而强大的力量将他向后推动着。大门自动打开,而老人与大门之间的所有障碍物全部被向两侧排开。

    即使是沉重无比的、被泽地黑塔固定在地上的书架,也在老人面前让开了道路。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