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皇的轮椅 作品

第八章 楚楚:滚,你个花心的混蛋!

    “咚咚咚……”

    京城街边的货摊前,小狸爱不释手的摇着一个拨浪鼓。

    展昭陪在她身边,静静的看着,笑着,心里说不出的愉悦。

    “很有趣耶!”

    小狸开心道:“这摇鼓我们东瀛也有,是我最喜欢的东西,不过没有中土的可善和爱。”

    展昭纠正道:“是和善可爱。”

    “哦。”小狸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

    从鲁地回到京城,两人的关系进展飞速。

    “这个摇鼓我要了。”展昭掏出几枚铜钱递给了老板。

    “你这是做什么?”小狸讶异道。

    展昭温柔的看着她,说道:“你什么都不懂,又没有心机,留在中土很容易闯祸的。”

    “你说什么?”小狸的目光忽然变得锐利。

    展昭神色一滞,连忙解释道:“你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是说,如果你要是遇到了麻烦,就摇这拨浪鼓,我听到了就会来帮你。”

    “真的?”小狸不自觉的露出了笑意。

    “当然是真的。”展昭用力的点了点头。

    小狸道:“那好吧,我就收下了,说好了我一摇你就来,这是承诺。”

    展昭“嗯”了一声,微笑道:“我保证。”

    他话音刚落,身后突然响起了歌声。

    “我愿做你的召唤兽,陪你闯危险的宇宙,不能够忍受你,可能失去我……”

    “咦!”

    小狸惊讶道:“任大哥,这是你们中土的歌吗?好奇怪的曲调,不过还挺好听的。”

    展昭道:“是挺好听的,但是,任大哥你为什么忽然唱起歌了?”

    任以诚耸了耸肩,随口道:“没什么,想唱就唱喽,嘿嘿,你们不觉得很应景嘛?”

    楚楚、包拯、公孙策一起看向了展昭和小狸,揶揄的目光,让两人不禁有些脸红。

    片刻后,距离皇宫不远的地方。

    包拯和公孙策进宫找皇上复命,任以诚则带着剩下的三人去向了京城最大的药房。

    “好端端的,咱俩来药房干什么?你生病了?”楚楚疑惑道。

    “保密。”任以诚卖了个关子。

    到了药房。

    任以诚列出来一大串药材名单,里面出了大补之物,更多的是剧毒之物。

    若非这家店是老字号,底蕴深厚,想要凑齐他所需要的药材,实非易事。

    回到侍郎府中。

    任以诚一头扎进了那几乎堆成小山的药材当中。

    分类,切片,蒸的蒸,煮的煮,熬的熬。

    常雨好奇道:“任大哥,你买这么多药材,是要在京城开医馆吗?”

    包大娘仔细看了看那些药材,疑惑道:“这些好像都是用来治疗心疾。

    是多严重的病症,要用这么多的药材?”

    任以诚嘿嘿一笑:“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他从上午一直忙到了晚上。

    包拯和公孙策回来的时候,整个侍郎府都已被一股淡淡的药味儿给笼罩了起来。

    公孙策问道:“这是……什么情况?”

    他差点儿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楚楚双手一摊,摇头道:“谁知道他葫芦里卖得什么药,搞得神神秘秘的。”

    包大娘道:“先不管这个了,你们进宫,皇上怎么说?”

    包拯叹息道:“还能怎么说,皇上对天芒势在必得,让我务必要将天芒给他拿回来。

    而且是刻不容缓,明天一早就启程。”

    公孙策也叹了口气,忧心忡忡道:“我有种预感,天芒现世之日,便是这天下大乱之时。”

    包拯道:“我也是,所以我才一直不想去找天芒,天下乱了,黎民百姓必然会收到殃及,唉……”

    夜,渐深。

    任以诚仍旧守在厨房里。

    在他的面前,正摆着八个炉子,那些药材已经被他萃取出精华,就在这八口锅中。

    “任大哥,这么晚了,叫我们过来有什么事情吗?”

    展昭推门而入,身后还跟着楚楚、常雨还有包拯。

    任以诚道:“包拯和公孙策的话我都听到了,眼下时局将乱。

    为了你们的安全,我准备帮你们提升功力,以备不测。”

    楚楚恍然道:“所以,这就是弄这些药材的原因?”

    任以诚道:“包大娘都说了这是治心疾的,跟你们没关系,这是个惊喜,说出来就不好玩了。”

    包拯道:“我们该怎么做?”

    任以诚道:“我这几年在外游历,总算是有点儿收获。

    还记得当初我教你们《七杀真经》的时候,发现窍穴不止七个么?”

    展昭道:“这么说,你找到剩下两个窍穴的位置了?”

    任以诚点头道:“现在我就将个中诀窍传给你们,《七杀真经》你们都已熟的不能再熟了,相信很快就能成功。”

    他又拿出了一个卷轴,继续道:“这是《怜花宝鉴》。

    里面记载着一位才智不输于七杀郎君的高手的毕生所学,内容很复杂,你们挑着自己感兴趣的学吧。”

    说话间,他看着《怜花宝鉴》这四个字,不可抑制的想起了林诗音,神情顿时变得有些感伤。

    女人的观察总是很敏锐,尤其是对自己的另一半。

    楚楚蹙眉道:“你怎么了?脸色变得这么差?”

    “没事。”任以诚摇了摇头,脸上带着看起来有些勉强的笑容。

    翌日。

    同样的清晨,同样的队伍,只是这次多了一个小狸。

    同样的,还有包大娘不变的关心和叮嘱。

    “公孙策,你看看人家展昭,你也该抓点儿紧了,别出去一趟,又空手而归。”

    “大娘放心,我会努力的。”公孙策带着礼貌而不失无奈的笑容,忙不迭的应和着。

    在离开京城的路上,任以诚明显感觉到有人在跟踪自己。

    傍晚时分。

    众人找了家客栈落脚,任以诚将人聚集到了一起。

    “咱们的行程要改一改了。”

    包拯道:“因为那些跟踪的人吗?”

    公孙策茫然道:“什么跟踪?有人跟踪咱们?”

    小狸道:“公孙大哥难道没发现?”

    展昭道:“公孙大哥不会武功,当然发现不了。”

    小狸望着展昭,眼神中突然露出了不解之色。

    “说起武功,我发现一夜不见,你好像变得更厉害了。

    不止是你,还有楚楚姐姐,常雨姐姐和包大哥也是这样。”

    展昭道:“这个嘛……一会儿我在跟你解释,现在先听任大哥说正事。”

    包拯道:“阿诚,你有什么计划?”

    任以诚道:“简单,咱们分头行动,你们该怎么走还怎么走。

    我先行一步,等拿了天芒再回来找你们汇合。”

    楚楚飞快的接道:“我跟你一起。”

    任以诚自然不会反对。

    包拯道:“可是跟踪咱们的人不止一波,除了皇上的人,还有庞统的,你要如何隐藏行踪?”

    任以诚笑道:“你忘了我会易容术吗?”

    包拯拍了拍脑门,道:“那就这么定了,你们万事小心。”

    任以诚转头看向了公孙策,目光直直的盯着他。

    公孙策被看的心里有些发毛,问道:“干嘛这么看着我?”

    任以诚正色道:“你相信我吗?”

    公孙策皱了皱眉,被他突如其来的问题,弄得有些迷糊,但还是点了点头。

    任以诚拿出了一个巴掌大、玉质的盒子递给了公孙策。

    “这里面是我昨夜炼制的养心丸,你收好。”

    “公孙大哥病了?”

    展昭失声惊呼,包拯也皱起了眉头。

    公孙策道:“不可能,我也会医术,我的身体有问题我怎么会一点都察觉不到。”

    任以诚道:“你们误会了,咱们公孙公子身体没事,这药是给他心上人准备的。”

    “我哪来的心上人?”公孙策彻底懵了。

    包拯脸色古怪道:“不对啊,我不记得木兰有心疾啊?”

    “去。”

    公孙策没好气的锤了包拯一拳,对任以诚道:“你这到底是弄得什么玄机?”

    任以诚道:“这次如果你遇到一个让你连续抽中三次咸卦的姑娘,并且你对她有感觉,那就把这药给她,服用方法我都放在盒子里了。”

    “你什么时候还学会占卜算卦了?”公孙策将信将疑的收起了玉盒。

    任以诚淡淡一笑:“天机不可泄露!”

    第二天,晌午。

    某处隐蔽所在。

    “启禀将军,有新消息。”

    “说。”不咸不淡的声音响起,赫然正是庞统。

    “包拯一行已经继续出发,只是……只是……”

    庞统不悦道:“犹豫什么,有话直说。”

    “任以诚和凌楚楚不见了。”探子的声音有些惶恐。

    但庞统却并未出言怪罪。

    “那毕竟是天下第一人,跟丢了罪不在你们,